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封面人物 / 越接近自己,越不用提醒別人自己有多屌!瘦子 ESO:「對啊,我是不兇了,因為我到底要罵誰啊?」
  • 封面人物
  • 瘦子

封面人物 / 越接近自己,越不用提醒別人自己有多屌!瘦子 ESO:「對啊,我是不兇了,因為我到底要罵誰啊?」

SPONSOR 贊助

我們的感受,曾幾何時要被別人的腦袋所決定?在社群網路發達的現在,我們常常別人的眼光來決定我們該是什麼模樣,所以越來越愛比較,把輸贏看成最重要的事情,一旦有這個想法,代表你已經輸了,自己,往往才是那個最該被超越的宿敵。


  • 白色西裝外套、綠色印花長袖襯衫、黑色皮鞋 by Fendi / 黑色長褲 by 私物


剛從頑童單飛的瘦子,久違端出了一桌好菜,整桌台饒饕客們期待著熟悉的家鄉菜,第一道,嗯⋯口味有點新鮮,應該是開胃菜想來點噱頭;接著第二道、第三道⋯咦?怎麼到了最後一道都還沒吃到那盤招牌手路菜?大家開始嫌瘦子煮的菜不夠味,但這一次,他想先滿足自己的味蕾。



瘦子怎麼會不知道,輕鬆花個十秒鐘寫一首大屌歌,就能填飽老鄉們的胃,但簡單的事情他不想做,講突破太老掉牙,不如說是任性地想跟自己比賽。


「做以前的我,太簡單了。」



「有人會說比較喜歡以前的我,這我預料得到,你要我寫你們所謂很兇的歌,批哩啪拉唸很快,那我大便都寫得出來,只是目前對我而言沒必要,我很享受我現在在做的東西。」


從飆罵三字經到想念妳燒的菜,你說瘦子從鐵漢變柔情了,不,他現在想說的話,比以前任何一首都還要硬。


▶︎ 延伸閱讀:「以前兇狠的瘦子到哪去了?」 ESO 親自回覆:「我現在還是想寫愛來愛去的歌,因為⋯」



SOURCE:滾石唱片 ROCK RECORDS@YouTube


「這張專輯很多在講感情、或人的感受,像〈她沒在看我〉是講大家都在拿手機拍你,這很有趣,照理來說我應該要很喜歡大家拿手機拍我,因為越多人拍我、tag 我,我就越來越紅嘛!但我居然很不喜歡,我反而希望我可以看到你,就像我上次看到你跟現在看到你我可以知道你變胖還變瘦,我們是有一點連結的,但有了手機,就少了這個機會。」


SOURCE:滾石唱片 ROCK RECORDS@YouTube


「〈太陽〉這首歌是某次我看了一部紀錄片,是關於一對正在隔離中夫妻的生活,他們每天被關在各自的房間裡,老公送餐時就是門開個縫送進去,他不能見他老婆,我看了好痛苦,現在人類面臨的這件事是你很難想像到的,當你最愛的人有致命的傳染病,你沒辦法靠近她,但她也還沒死,她還在你旁邊,當情人變成戰友時,那種感受不是說我保護你,而是她也要比你更強。〈太陽〉這個歌名,也是在比喻我們在等太陽出來,等這個寒冬過去,疫情就會減緩,寒冬也有點像我們的心情,冷冰冰的,不管是我們跟身邊的人,甚至是我們跟陌生人,大家越來越自私,因為你我都必須要保護自己,可是我不會怪你,你可以害怕,你可以自私,我不會怪你,因為我們都在一樣的狀態裡面。」


用容易引起共鳴的情歌包裝,隱喻艱澀沈重的議題,原來瘦子不是不夠味了,而是用容易入口的菜色,餵養你更豐沛的營養。



「這張專輯每一首歌的本位角度和我以前差很多,以前就都是我我我,我很大你很小,你愛我廢話你當然愛我,可是這張變成每一首歌都是你你你,我是誰不重要,是他是你才重要,位置是比較卑微地往上看,這是比較新的寫歌角度,因為我通常不會這麼示弱,後來發現我蠻享受的,因為寫得蠻好的(笑)。」


「是啊,我是不兇了,但我到底要罵誰啊?」



「現在的饒舌歌手,每一個都比我年輕,每一個都比我菜,我要罵誰呢?我只能罵熱狗了。台灣人聽音樂就是邏輯很怪,他們都是用情緒去區分曲風,例如抒情歌跟兇的歌,但抒情歌不是一種曲風,兇的歌也不是,我這張裡面有 House、有 Pop、有 New Soul⋯有各種不一樣的曲風,但大家好像都覺得只要在講感情都是抒情歌,有點可惜。」


「我一直都不在乎被批評,因為我被嘴是應該的。」


「從頑童時期就這樣了,我一點都不在乎別人批評我,因為我人生發生的所有事情真的都太美好了,你憑什麼去對他們生氣?我長得好,賺得又多,當然會讓你生氣啊,這是娛樂業其中一環,我發現很多藝人沒搞清楚,所有會去網路上霸凌別人的人,一定是你對你的生活有所不滿,所以你需要去攻擊另外一個人讓你覺得舒服一點,因為你過得比我差,他們就需要這個感覺,這也是我們工作其中一個服務內容,讓人嘴這是應該的,我們是應該讓人家舒壓的。」


▶︎ 更多封面人物:饒舌大師兄歸位!熱狗 Mc Hotdog:「那些埋怨自己不紅的人,你真的夠厲害嗎?」



「我其實不覺得我有改變,而是更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了。」


「以前我很喜歡唱一些很世俗的東西,但現在發現其實我好像沒那麼在意,我一直以為我喜歡帆布鞋、喜歡素 Tee,我以為那是一個風格,大家好像也以為那是一個所謂瘦子的風格,後來我發現那只是因為我對流行一點想法都沒有,所以才會選擇一個最簡單的方式去穿搭,我後來比較喜歡花錢在感受上面,物質好像對我來說沒太多意義,原來我需要的東西真的很少,我需要的只是有更多時間去感受人跟人之間的關係。」


▶︎ 更多封面人物:讓華語音樂被世界聽見!ØZI:「我想要成為決定流行的人。」


  • 紅色印花襯衫 by Maison Margiela / 黑色長褲 by 私物 / 黑色皮鞋 by Prada


「以前我會享受那種優越感,我喜歡凌駕於別人的感覺,饒舌歌手都很喜歡凌駕別人嘛,我真的不在乎我賺那麼多,我又花不了那麼多錢,但我就是要比你多,我覺得特別爽,就是要 punchline 你,我就是要贏你,踩在你頭上,過癮!所以其實我是拿一些你在意的東西在嚇唬你,但我不需要這麼多,我享受的只是贏的那一刻。」




越接近自己,越不用提醒別人自己有多屌。


「為什麼人們要買名牌?因為是社會地位的象徵,告訴別人我是一個成功人士,當有一天我不需要這個名貴的錶來證明我是誰的時候,表示我的自我認同是非常富足的,我根本不需要告訴你我有多屌,因為我自己知道自己是誰,不用去提醒你,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有人說饒舌歌手就是社會的觀察家,透過音樂唱出紅塵大小事,瘦子這樣的本質沒變,身為嘻哈思想家,他享受說服別人改變觀念的過程,用兇悍的 Diss 也好、用溫柔的催眠也好,瘦子要把你的靈魂從耳朵逼出竅,用第三人稱視角看自己。


▶︎ 更多深度專訪:「硬用別人的樣子做 hiphop,這件事本身就不 hiphop 了。」蛋堡:「台灣的優勢,在於自由。」



「我們已經習慣讓網路成為我們日常的一部分,但其實人類原本沒有這些科技也是活得好好的,但為什麼現在卻好像一定要有?每天早上起床一定要先打開手機滑一下 IG,看有幾個通知,感受一下自己還存在這個世界,其實我不覺得這樣的發展是壞事,只是我覺得有時候可能會少了更多我們跟自己相處的時間,也會少了很多思考的機會。」


  • 短袖灰色外套 by Undercover(onefifteen)/ 白色襯衫、深灰色九分直條紋長褲 by Necessity Sense / 黑色低筒皮鞋 by Prada / 黑色手鍊 by Off-White


「記得以前小時候聽音樂,買到一張新的 CD 會很興奮地戴著耳機,躺在房間從第一首慢慢聽到最後一首,像一趟旅程一樣,每一個 intro 也好、每一個 skit 也好,即使可能只是講話的雜音,也會忍不住想像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他們的故事是什麼?那是那個年代音樂的魅力:儀式感,它提供給你的是一整個想像的空間、一整個氛圍。但現在就是一個單曲的時代,很快的一首接一首,所以音樂人也就都被逼著走這麼快,不知道是好還壞,好的地方是這的確激發了很多厲害的音樂人,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年輕人用最快、最簡單的方式做出音樂,不像以前我們成本這麼高。」


「但我希望你可以花時間慢慢聽我做的東西,我不希望我的歌是這樣被聽掉。」


「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我還有排歌序,這是我們這種音樂人的小確幸,從第一首聽下來有一個起承轉合的劇情,即使可能沒多少人發現⋯可是我們排完歌序之後就好滿足,現在真的都太快了,有時候試著放慢一點,錯過一些什麼沒關係,得到的質量比較重要。」


後記:

旅行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的靈魂,剛從菲律賓一人壯遊回來的瘦子,來到攝影棚,映入眼簾的不是印象中那個殺氣騰騰穿金戴銀的饒舌歌手,而是穿著涼鞋、短褲,皮膚黝黑眼神清澈的嘻哈傳教士,但就像他說的,本質沒變,只是像用濾網,把自己「以為」想要的東西給過濾掉,只剩下自己「真正」想要的精華。很難想像,我訪談到一半,居然在跟眼前這位饒舌歌手聊起環保經,他糾正了我的情緒,說:「你錯了,其實饒舌歌手才更該做這些事情!饒舌歌手就是幫社會底層發聲的人,你講的每一首歌都代表社會底層啊,頑童的歌從來都不是給金字塔頂端的人聽的,〈辣台妹〉也好,那都是很底層的人的自我認同,我們本來就應該站在這社會跟大家一起,當你有一點能力時本來就是該回饋到社會。」這不是官腔,他甚至還曾發信給台北市長柯文哲,建議他該怎麼真正解決環保問題,很不像他嗎?不,我倒覺得他越來越像自己,以前訪問頑童多次,瘦子每一次都是團體裡的主要發聲者,話匣子一開就能滔滔不絕,就像他說的,他享受用道理、邏輯去說服別人改變觀念,不是為了爭輸贏,而是在一次次辯證中,更堅定自己的內心,世界很混亂,人心很複雜,唯有保有真實自我,才能得到自由的靈魂(真的不是在傳教)。


Creative Direction & Editor _ Nancy
Stylist _ Allison、Meihsin

Photograph _ Sean (鳳梨)
Design _ 鑾
Hair _ 強森
Make up _ 雷夢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