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你應該為自己的與眾不同感到驕傲!」《怪胎》謝欣穎、林柏宏:「你的怪,就是你的寶藏。」
  • 怪胎
  • iWEIRDO

專訪/「你應該為自己的與眾不同感到驕傲!」《怪胎》謝欣穎、林柏宏:「你的怪,就是你的寶藏。」

SPONSOR 贊助

愛情故事通常是怎麼展開的?轉角遇到愛、浪漫的突進,還是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看似完美的愛情,真的能夠永久不變嗎?原本在彼此眼中獨一無二的存在,為何總是兩敗俱傷?沒有解答。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靈魂、一模一樣故事、一模一樣的戀愛,也沒有一個標準能讓所有人信服,甚至下定論去推敲該有的、最佳的、標準的「愛情的模樣」。於是這次我們不談完美、不談一塵不染,而是邀請謝欣穎、林柏宏與我們一起聊聊他們心中,最怪、最我、最私密的自己。



 謝欣穎像柏青,林柏宏根本陳靜?

《怪胎》是一部很怪的電影,怪在它用 iPhone 拍、怪在它前導短片超紅、怪在主角陳靜、陳柏青是 OCD(強迫症)患者,還有怪在就算以為這樣的設定是多麼特立獨行,卻讓每個再平凡不過的人看完後,都產生了相似的共鳴。當《怪胎》中的怪胎回到現實,從自己的角度看《怪胎》中的怪胎⋯⋯



「陳靜是一個直接、不拖泥帶水,在感情中非常勇敢的女孩子,但這也不代表她沒有脆弱的一面,當她遇到問題時就跟一般人一樣,會忍耐、會痛哭、小劇場也很多,只是她可能會比較理性一點。」謝欣穎先是為我們描述了這次她在《怪胎》中飾演的角色,然後再來個大反轉,「可是我跟陳靜完全相反,私底下的我是比較感性,也不是那種會主動出擊的人,即便有了好感也會因為好勝心,嘴硬不承認。現在想想,我根本跟陳柏青一模一樣啊。




「我真實的個性比較像陳靜。」飾演陳柏青的林柏宏等謝欣穎語畢後緊接著說,「柏青跟陳靜一樣是 OCD 患者,每天的行程除了翻譯的工作,就是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減少自己因為灰塵需要狂洗手的機會。也是因為這樣的潔癖,他花了大多數的時間獨處,這也是他跟陳靜之間最大的反差,觀察很久才能靠近,靠近很久才會說自己喜不喜歡,喜歡很久才會讓對方知道,即使對方知道了也不會輕易把喜歡說出來。其實我覺得他是想靠近的,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始。」而褪下《怪胎》外殼的林柏宏則有著與柏青相反極端,跟陳靜一樣開朗、勇於表達的心。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如果有部電影能教我談戀愛⋯」《破處》楊懿軒、睦媄:「過去的跌撞成就了現在的我」


 講 OCD 的電影,拍起來也要 OCD。

為了符合劇情的節奏感和精準度,拍攝時謝欣穎和林柏宏從讀本到排練,至少都花上 7、8 個小時,除了畫面細節力求完美,就連狀態也希望與劇中角色的情緒轉變達成一致。不過資優生就算再怎麼聰明、讀了再多書,正式上場時,內心難免還是會因為大魔王考題而感到緊張⋯⋯



「如果是説外在大魔王的話,絕對非衣服莫屬。我們大概是在 5、6 月拍攝,那時候天氣已經很熱了,即使是拍走路戲,也很怕中暑,而且其實你仔細看還會發現,雨衣根本是黏在外套上,以為很乾爽?沒有,我整個滿頭大汗。」林柏宏還開玩笑爆料陳靜的雨衣太大件,每次想加快拍攝偷看她步伐時都會被擋住視線而宣告失敗。然後他接著説:「但若說到內在的大魔王,應該就是吵架的戲最印象深刻了。我們研究這場戲很久,台詞很多,而且每一句都非常重要,如果有一個字說錯就沒辦法傳達出完整的意義,但吵架的時候你會有情緒啊,一有情緒就會很怕台詞講不清楚,所以不只對演員來說,就連導演都很緊張。



一旁謝欣穎的思緒好像也飛回了拍攝現場一樣,點點頭地表示同意説:「我覺得劇本裡每一場其實都是重點戲,沒有因為需要給交代的過水戲,尤其是那場哭戲,真的超困難。」除了林柏宏提到的爭吵戲之外,片中最讓人感到壓抑的,應該就是謝欣穎在廁所地上崩潰大哭的片段了,她説:「我覺得哭戲必須是剛好你那天的情緒很滿,才有辦法發揮,而且有時候等待時間比較長,堆積了很滿的情緒還會因此消退,所以正式拍攝時不夠豐滿,這時候大家就會需要等我,壓力就會慢慢變大。但還好《怪胎》算順拍,情緒比較重的戲都在後面,角色的轉變過程也非常明顯,那時候的我是真的覺得有種要被拋棄的感覺。


我想爭吵戲、痛哭戲不僅對謝欣穎和林柏宏來說是大魔王,把面臨另外一半突如其來大轉變的問題拉到現實,無非對每一個深陷其中的「陳靜」和「陳柏青」來說,都相當痛苦難熬吧⋯⋯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這樣也能紅?要有兩把刷子才能把握舞台,許光漢:「我只是剛好很幸運而已。」




「你應該為自己的與眾不同感到驕傲,你的怪,就是你的寶藏。」

痛苦難熬是因為看見了自己的影子,而這也不代表我們就得順應命運、顧影自憐,因為《怪胎》還想傳達一些再簡單不過的道理,聽好。



謝欣穎:「很多人看電影是想從中獲得共鳴,或從裡面學習一點什麼,而《怪胎》透過強迫症這樣的人物設定,想要傳達的就是『承諾』。不管是什麼性別、人種、信仰,只要是兩個相愛的人,都會下承諾,無論這個承諾重還是不重。我聽過一句話是『最不會改變的就是改變』,我們都知道人會一直改變,所以兩個人在一起並不是畏懼彼此的不一樣,而是互相學習,一起更好,遇到困難就是磨合,因為我們都很特別,但也很平凡,這是每個人感情中都會遇到的問題。



林柏宏:「我認為在愛情的層面中,《怪胎》所要傳達的寓意就是『你懂我』。在遇到理解自己的人或真的可以理解對方的時候,我們會很快墜入情網、很快認定對方,再以最快的速度產生強烈的連結,那時候會覺得,可能世界上有你我就夠了。但人不可能不改變,再相似的人,一旦發現了不同時,你真的能懂我嗎?彼此是不是真的能夠站在對方立場著想呢?除此之外,我也很想透過這部電影分享一個想法,其實在這個時代,我不認為『怪胎』是一個負面的詞,而是一種稱讚。我們每個人都是怪胎,那個奇怪只有自己清楚,你應該要相信自己是特別的存在,當你被稱為怪胎時,要感到驕傲,因為你與眾不同,你的怪,就是你的寶藏。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活在當下、不留遺憾!如果只剩一首歌能活⋯柯佳嬿、謝博安:「跟平常一樣開開玩笑就好」


 我眼裡的,關於我的愛情。

細想自己的理想型,你會喜歡與自己互補的人還是相似的人?謝欣穎説通常吸引到她的對象必須是她心中的百科全書,要很勇敢、要說到做到,因為她認為這是自己所欠缺的,所以特別崇拜這類型的人;而林柏宏覺得自己以前比較不會站在對方的立場想,現在則會根據遇到的人而有不同的狀態,在意感情中有沒有辦法成長,豐富彼此的生活。經過時間的洗禮,兩人敘述著感情觀,除了更懂自己所愛之外,也誠實坦然地面對過去曾摔過的跤⋯⋯



 謝欣穎:「你愈批判自己,靈魂就會愈脆弱。靈魂是需要被擁抱的。」

「安全感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這是我的罩門。小時候誰不希望擁有穩定的感情,不要轟轟烈烈,在一起就是要一輩子,也是因為喜歡對方的感覺那麼強烈,才會導致遇到問題後開始不安、爭吵。後來發現,與其你一直汲汲營營想要獲得什麼樣的感情,倒不如回頭審視自己有什麼可以給予,然後試著把問題解決,才不會讓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感情就算再濃烈,還是會被影響的。但這也不是説要把所有問題都歸咎在自己身上,而是充分了解自己欠缺什麼,停止怪罪自己,因為你的靈魂只有你了,如果你越批判自己的靈魂,他就會愈脆弱、愈殘破,靈魂是需要被擁抱的。



 林柏宏:「不符合期待,不代表不能相愛。」

「我其實以前每次陷入愛情就會把另外一半視為結婚的對象,接著開始設定很多標準去檢視這段感情,對方做了這個就符合,做了別的就不是我要的,常常對自己的感情有太多批判。但後來知道愛情不應該是這樣子的,不可能有兩個人從一開始就非常契合,而是需要透過努力讓相處達到平衡,這些過程都不是一下子就會發生。而且就像前面講到的,每個人都會改變,若一開始就設定標準的話,接下來發生的事肯定不會符合你的期待,可是這並不代表你們不能相愛啊。所以現在我開始懂得珍惜看得到我的怪的人,同樣也會看到對方的好,因為這也是我希望被對待的方式。」


更多 JUKSY 專訪:
如果不演戲會怎樣?邱澤:「我好像也做不了別的事!」温貞菱:「我會不知道怎麼與人相處⋯」


「不管怎麼樣,我們再試一次。」

從聊陳靜、陳柏青,再到説謝欣穎、林柏宏,隨著訪談來到尾聲,兩人的個性、感情觀、生活的樣貌也愈來愈清晰,不過我卻一直有個好奇,在《怪胎》電影最末,陳靜發現原來 OCD 消失的不是對方而是自己時,她丟出了一個疑問:「究竟我是否該在一切都尚未開始前就結束一切呢?」雖然我們並沒有在片中獲得這個故事的解答,但倘若發生在謝欣穎和林柏宏身上呢?是勇敢改變還是順應命運?



林柏宏:「勇敢改變。我要講一句很芭樂的話,我覺得『愛可以戰勝一切』。有時候我們在感情上遇到問題,會先往心裡面放,然後去設想很多結果,然後想一想就會放棄,但其實很多時候,只要你把問題拿出來討論、溝通,可能就會發現完全和想像中的不一樣。只要你願意說,事情就不至於那麼糟。


謝欣穎:「勇敢改變。這讓我聯想到《王牌冤家》的故事,不論主角中間發生多少痛苦的回憶,多想把記憶洗掉,但最後仍是下定決心面對問題,所以我覺得不管怎麼樣,相愛的兩個人就算別人說你們不可能又怎樣,每段感情最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不管怎麼樣,我們再試一次。



邊說著答案的兩人,流露出滿足的笑容,誠實而堅定。或許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為愛情煩惱的男女都一樣,說過幾次不打草稿的謊言、聽過幾首歌頌芭樂的情歌,然後在談過幾段荒腔走板的戀愛後,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少男少女,但跌倒了,那又怎樣?過了幾年,再回想起這些似曾相識的日子,到頭來你可能才會發現,原來在愛情面前,我們都只是充滿傻勁的平凡人而已。我們都是怪胎。



後記:

這次聊了很多愛情,而我卻對訪談背後傳達出的「人」的價值,感到更印象深刻。還記得電影《生命中的美好缺憾》中的一句話:「你不能選擇在這世界上是否會受到傷害,不過你可以選擇讓誰傷害你。我喜歡我的選擇。」無論是工作、生活,還是感情,當人陷入困境,卻視而不見時,煩惱就會無限擴大(雖然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是在庸人自擾),時間久了,它就會開始紮根,一旦紮根我們自然會開始逃避,而逃避就是痛苦的養分,看出來了嗎?我們都是自己心魔的豢養者。這是我從謝欣穎、林柏宏身上體悟到的,他們曾經受傷,也可能傷害過別人,在跌跌撞撞中停止傷害自己,正視自己的選擇,然後調整自己。現在的他們並不在意傷疤,而是開始懂得透過表演、談話、行動,以愛之名盡全力地展現人生的千姿百態,告訴自己、也告訴別人,唯有面對才是出口。而我想,這或許也是身為演員的他們,療癒自己的一種方式吧。


Editor / Text _ Edna

Photograph / Design _ 鑾

林柏宏:
Wear / Watch _ Salvatore Ferragamo

Accessories _ Qeelin
MakeUp _ 瑋瑋(a room makeup)
Hair _ 80sstudio_Garden
謝欣穎:

Wear _ JENN LEE @Jennlee_official
MakeUp _ Vivian
Hair _ driven.by_Isiah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