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究竟這場不可思議的尼加拉瓜瀑布(Niagara Falls)逆水而上攀冰壯舉

JUKSY編輯部
By JUKSY編輯部 Feb 02, 2015 in 旅遊


威爾•加德(Will Gadd)締造歷史紀錄上首次攀‘冰’爬上世界最著名的瀑布。


"尼加拉瓜大瀑布(Niagara Falls)"是整個全世界最著名的瀑布。該座瀑布跨越加拿大與美國的邊境,每年接待 20 萬人次到訪,也是這兩國一個別具意義的全國性地標-世界第一的觀光旅遊景點之一,簡單地說,就是自然界的一項奇蹟阿。


觀賞上方令人難以置信的一段攀登影片吧


這些年來已經有很多人都從該座瀑布順流而‘下’了,但威爾•加德(Will Gadd)-最近被評為"年度國家地理冒險家(Nat Geo Adventurer of the Year)"-則是有史以來逆流而 ‘上’ 攀登該座瀑布的第一人。他是如何辦到的呢?嗯,他是世界上最頂尖的攀冰登山家之一,而"尼加拉瓜大瀑布(Niagara Falls)"當時也結凍成冰了。

至少"尼加拉瓜大瀑布(Niagara Falls)"夠冰、凍結到足已能攀爬而上了。「我瞧過該地點,也想過要在夏天時去爬一爬,」加德(Gadd)說道。「但人可能會被那時的傾盆大雨沖走吧。」可是今年的寒冷冬天減緩了水流,形成可以攀爬的冰層。「在溫暖的冬天氣候下,這裡可是沒得爬的。」


巨大的水流不斷地撼動地面,並使得身邊的冰架與壁面不穩定又不可預測地震晃著。


在與紐約州公園處(NYS Parks Department)與紐約州公園警察署(NYS Parks Police)共同討稐過後,加德(Gadd)和他的團隊能夠創造這一項全面性的計劃,以確保攀登任務可以安全地完成,並採取有必要的預防措施以保護自然環境,同時他也把最終目標設在成就身為一名登山者期間,最史詩般偉大的其中一年。「這是北美地區受訪問觀光流量最大的地點之一,」加德(Gadd)說,「我們必須把這個天氣經驗視作寶石般稀有珍貴,不然通常那計畫根本就不可能執行的嘛。」

這次攀登有兩件優先事項-道德與安全。「我們必須在保護自然的前提下執行之,」加德(Gadd)說。「不用螺栓就不會在這些冰層裡留下任何一件一開始就不存在那裡的東西,而這是能辦到這點的唯一最好方式。」這條路線位於美國國土•尼加拉瓜馬蹄形瀑布區域,靠近一被認知為"龜觀測點(Terrapin Point)"的地區 –從底部到頂部突出延伸約147英尺的位置。


要維持緊貼在岩壁面上,就已經是環境惡劣又挑戰激烈了,更甭提說是要移動攀爬上去了。


那裡也並非容易處理的冰層。「冰形成一層層的冰層,」加德(Gadd)說。「這意味著有結成一層冰,然後雪堆(與大量的空氣),接著又一層冰。那肯定是極為不穩固的。」威爾(Will)估計這難易度在WI6+那類型的艱辛攀登等級。他所使用的工具包括冰鎬、冰爪、以及特別設計的黑鑽石原型"冰鉤子"。

在攀登的前一天,加德(Gadd)從上方順道走訪一番,清除路線途中一些可能在他攀爬過程中會折斷的危險懸冰。「我拿掉了有如小型車般尺寸的冰塊耶,」他說。經過一整天的路線事先探勘,一切已準備就緒。


有一次,我就在水的後方,攀上一塊瀑布後方流洩而下凍結的冰。


環境可能似乎看起來很原始,但它可一點也不平和喔。因為這15萬噸的水以每分鐘近62英里(mph)的速度流過波峰,所以水的影響力等同於大約4,000 噸18輪卡車同一時間衝擊地面的反饋。

「巨大的水流不斷地撼動地面,並使得身邊的冰架與壁面不穩定又不可預測地震晃著,」加德(Gadd)說。「要維持緊貼在岩壁面上,就已經是環境惡劣又挑戰激烈了,更甭提說是要移動攀爬上去了。」


我是如此地接近水,簡直是到我可以伸手觸及並把我的攀冰工具崁在"尼加拉瓜大瀑布(Niagara Falls)"裡了。


這條路線起始於一段相當激烈橫越某個後來威爾(Will)稱之為"命運大鍋(cauldron of doom)”的地方,在那個位置瀑布在冰層中陷下了一個大洞。「如果掉進入這個"命運大鍋(cauldron of doom)",就完蛋了,」加德(Gadd)說道。「你會撞到岩石、會淹死、或凍死。在這大鍋上方,他與其登山搭檔-莎拉(Sarah)在冰穴中架設了一個比電話亭小一點兒的扎繩駐紮站。」

從那裡起,他有條不紊地一路向上攀爬,每隔數公尺稍做停頓添加保護措施,以冰螺絲與快速活動攀登拉竿的形式。其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搞得全身都完完全全地濕透了。


「我是如此地接近水,簡直是到我可以伸手觸及並把我的攀冰工具崁在"尼加拉瓜大瀑布(Niagara Falls)"裡了,」加德(Gadd)說。「有一次,我就在水的後方,攀上一塊瀑布後方流洩而下凍結的冰。我脖子上掛了一大堆"尼加拉瓜(Niagara)"的冰哩!」


那次攀登真是把我打敗了。我大概算是已經攻頂了,但"尼加拉瓜(Niagara)"還是贏了這場戰爭。


加德(Gadd)攀爬了該路線三次,每一回登高上升都花了約一個小時。該路線剛好完美地橫越座落在美國與加拿大的邊境-一個恰恰好合適加德(Gadd)的位置,因為他剛好是這兩個國家的公民啦,而且他也完美地為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年畫下句點結束,這一年中可見其設立了"加拿大•漢默肯瀑布(Helmcken Falls)"的一條新路線、攀登了" 吉力馬札羅山(Kilimanjaro)"的冰層、,並在「烏雷冰雪慶典(Ouray Ice Festival)」上贏得最高榮譽,榮歸故鄉。


那麼在"尼加拉瓜(Niagara)"之上取得的勝利是什麼滋味呢?事實上,威爾(Will)對‘勝利’不是那麼確切胸有成竹耶。


「那次攀登真是把我打敗了。我大概算是已經攻頂了,但"尼加拉瓜(Niagara)"還是贏了這場戰爭。」當天結束時,我是體溫過低的。那座瀑布對我造成的傷害比我對它做得多太多了!但不論‘勝利’與否,加德(Gadd)確實是完成了一件事,這是可以肯定的-一項成功挑戰世界最具標誌性瀑布的歷史性冰攀壯舉。



喜歡這篇報導嗎?請上 Red Bull Facebook page 官方臉書頁面,觀看更多精彩冒險吧!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