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PREFONTAINE:影響四十年

JUKSY編輯部
By JUKSY編輯部 Jun 01, 2015 in 話題
Steve Prefontaine: 拼搏精神

1971年Nike誕生,並首次在鞋子上使用了Swoosh標誌。1973年,剛成立兩年的新公司便簽下隸屬於品牌的第一位明星跑者。這位來自奧勒岡的運動員在1972年慕尼黑奧運田徑場上奮勇拼搏,擁有多項美國長跑記錄的他隨即登上了《體育畫報》的封面,並被譽為“美國長跑奇才”。

他就是Steve Prefontaine,當時年僅22歲的他已經是美國最負盛名的田徑運動員。他擁有戰士般的決心,每場比賽都彷彿是一場生死之戰。他的競爭精神、勇猛的比賽戰術以及與生俱來的人格魅力令觀眾著迷,激勵著此後的跑者堅持這項運動並為之傾注一切。

 “有些人透過文字、音樂或畫筆來創造,我則喜歡在跑步的時候成就美好的事物。我希望人們能夠駐足稱讚‘我從未見過這樣跑步的人’。”——Steve Prefontaine



跑出偉大
Steve Prefontaine 15歲時就代表奧勒岡州庫斯灣的Marshfield中學參加比賽,並跑出了他的第一個兩英里(約3200公尺) 8分41秒5的全美記錄。他在1968、1969年連續兩次奪得州立越野賽的冠軍,中學的最後兩年在越野賽與田徑賽場上無人能敵。儘管眾多重視跑步的頂尖大學向他發出邀請,Steve Prefontaine最終被一封來自奧勒岡大學總教練Bill Bowerman的親筆信函所打動。他回憶道:“信中說,如果我來奧勒岡的話,他將幫助我成為史上最好的跑者。這就是我想要的。”


自1969年加入Bill Bowerman與助教Bill Dellinger門下開始,Steve Prefontaine陸續奪得了7個NCAA大獎(1970、1971及1973年越野,1970到1973年間四屆3英里(約4800公尺)長跑)。在奧勒岡的四年裡,除了1971年的1英里(約1600公尺)冠軍外,他每年都在泛美運動會上贏得3英里比賽。在大學及以後的運動生涯裡(1970至1975年),他在自己的主場Hayward田徑場創下了38戰35勝的驚人成績。

Steve Prefontaine曾說:“我不僅僅是去跑步的,我一定要給觀眾帶來驚喜。”

Steve Prefontaine出名的時候,跑步還遠遠未被主流社會接受。不願讓路的司機經常在跑者跑過的時候對他們大喊大叫、向他們丟垃圾。這種厭惡的態度卻因Steve Prefontaine的出現轉而變為欽佩。靠著不容爭辯的成就與迷人的個性,他是第一個讓跑步看起來很酷的人。他與Nike的合作使得Swoosh成為信譽極佳的跑步品牌,並助其從一家本土鞋類經銷商一躍成為全球大集團。


作為一名奧勒岡大學的運動員,Steve Prefontaine與Blue Ribbon Sports(BRS)和Nike鞋有著相當可觀的互動(當時的鞋子使用名稱為Nike的品牌,但公司名稱仍是最初的Blue Ribbon Sports)。1973年夏,Nike聯合創始人Phil Knight與Bill Bowerman開始每年給Steve Prefontaine 5000美元的獎學金來支付其訓練開銷,也讓他不用再為了賺錢偶爾得去當時很流行的Paddock酒吧打工做調酒師。

除了在田徑場訓練以及沿著麥肯齊河跑步,Steve Prefontaine還在尤金的BRS門市上班。他對BRS及其產品瞭若指掌、業績突出。他的名片上印著全國公關總監的職務,並跑遍了整個太平洋西北地區與運動員們分享訓練經驗、激勵他們並介紹Nike跑鞋。



Nike體育市場行銷的開端

“Steve Prefontaine的驚人之處在於,在跑步這件事上他絕對是一個喜歡不斷鑽研、學習的天才。” Geoff Hollister說道。Geoff Hollister是Bill Bowerman在奧勒岡大學的學生,同時也是Nike的第三名員工,負責管理位於尤金的BRS門市。他與Steve Prefontaine成為了相當親近的朋友,對建築、跑車以及跑步都有共同的興趣。

他們倆經常走訪高中、大學、體育用品店以及跑步俱樂部。“每到一個地方,Steve Prefontaine都會花點時間與孩子們一起慢跑。他會分析他們的姿勢、與他們交流,” Geoff Hollister說。Steve Prefontaine與年輕人們非常親近,並且生來就是個跑步的代言人。Geoff Hollister的著作《橫空出世》中,他提到了一次Steve Prefontaine在西奧班尼與學生們進行的對話:
 “你們一定要有目標,而且我建議你們把目標寫下來。一旦寫下來了,它們就是你的。不要浪費時間,”Steve Prefontaine建議,“不盡全力就是在浪費你的天賦。
Steve Prefontaine在與國外的運動員溝通時也會使用同樣的個人化方式,從基礎上建立了Nike體育市場行銷的藍圖。他向精英跑者們介紹Nike的產品,將客製化的卡片、他自己的名片與跑鞋一起送給全球各地的跑者。Geoff Hollister說:“這全是他自己的點子。Steve Prefontaine把禮盒寄給了聖地牙哥的Mary Decker,紐西蘭的John Walker和Dick Quax,英國的Brendan Foster以及肯亞的Kip Keino。最後這些運動員全都愛上了Nike鞋。”

1975年4月,Steve Prefontaine將一雙73年款Nike Bostons與卡片送給了相對還沒什麼名氣的跑者Bill Rodgers。這雙鞋子在大波士頓田徑俱樂部裡掀起了軒然大波。Bill Rodgers的隊友,當時還在波士頓上高中的Alberto Salazar回憶道,“我曾聽說過Nike鞋,見過它們的圖片,但那是我親眼見到的第一雙Nike鞋。Bill Rodgers把鞋子帶來田徑場讓大家一起感受。所有人都非常激動,不僅僅因為那是一雙與眾不同的Nike鞋,那可是一雙Steve Prefontaine寄過來的Nike鞋。”幾周之後,Bill Rodgers穿著這雙鞋參加了當地的馬拉松,並獲得冠軍。



傳世影響
Steve Prefontaine的另一個成就,是推動了美國業餘田徑事業的發展,打破了此前禁錮業餘運動員的美國體育聯盟(AAU)的不平等規定。在20世紀70年代,只有業餘運動員才被允許參與奧運,這意味著運動員不得不艱難地在訓練的同時另謀生路。

AAU控制著跑者的比賽安排,並大量扣押運動員應得的出場費。Steve Prefontaine為了保持參加1976年蒙特婁奧運會的資格放棄了20萬美元的補助來維持專業的訓練,與此相對地每天收入僅有3美元——這是AAU批准的最高薪資。

Steve Prefontaine說,“業餘制在1920年就該被淘汰了。現在一般的運動員根本就無力擔負。”

他一直質疑AAU的權威並指責不公,哪怕這曾威脅到他自身的參賽資格。

儘管Steve Prefontaine保住了他的參賽資格,但他最終未能成行。1975年5月30日是他的最後登場,他協助組織了一場對抗芬蘭國家隊隊員以及眾多長跑高手的比賽,其中包括Frank Shorter。在5000公尺比賽中,Steve Prefontaine在前兩圈緊跟Shorter,在後面的三圈裡他將配速提高到63秒。在Hayward田徑場裡7000名觀眾的矚目下,他最後一圈跑出了60秒3的成績,以13分23秒8的成績奪冠,打破了他自己保持的美國記錄。

他繞場一周慶祝勝利,之後出席了奧勒岡大學田徑大獎晚宴,與朋友們一起慶祝勝利。然而,這位美國最閃耀的田徑明星當晚驅車返家時慘遭不幸,在車禍中喪生,年僅24歲。

他的影響是多面向的。他刻苦訓練、全力參賽的精神被後來的運動員所傳承。對Nike來說,他既是賽道上的靈感來源,也為Nike開闢了一條創新、獨特的道路以激勵更多運動員。對那些被AAU打壓的運動員來說,Steve Prefontaine則是將田徑推向職業化的領頭羊。

Steve Prefontaine去世後,更多人加入Nike繼續他的事業,最終使得美國國會在1978年廢除AAU。這大概是他在賽場外最深遠的影響。
Nike聯合創始人Phil Knight說,“來自工人家庭的Steve Prefontaine是一個驕傲、有膽識的叛逆者。他的精神也是Nike企業靈魂的基石。”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