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俠」伊薩米勒化身《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抑鬱男孩 自曝私下熱衷環境保護運動:「我會為了地球的生態而戰」

本文由《BeautiMode》提供 原文連結
BeautiMode
By BeautiMode Nov 29, 2016 in 星聞

近期最讓麻瓜們興奮的消息,絕對非《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作者J.K羅琳(J.K.Rowling)親自參與製作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莫屬。等待了5年,麻瓜們終於又能透過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飾演的巫師紐特斯卡曼德(Newt Scamander),重返迷人的魔法世界。



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奧斯卡影帝艾迪瑞德曼傳神的刻畫出紐特害羞善良的特質;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也將正邪難分的正氣師刻畫得入木三分。


不過除了眾多實力派演員,還有一位新面孔絕對也讓粉絲留下深刻的印象。飾演魁登斯巴波(Credence Barebone)的伊薩米勒(Ezra Miller)以陰鬱、壓抑卻又充滿爆發力的反差演技,完美詮釋了長期受到虐待與欺壓的角色。


現年24歲的伊薩米勒從小就是聽著《哈利波特》故事長大的孩子,他表示自己深受小說的影響,「七歲時,我父親第一次為我朗讀了《哈利波特》。等我慢慢能認字後,我把所有的小說反覆讀了好幾次,也把電影全部看完,甚至學起電影的角色穿起長袍。我一天甚至花上好幾個小時聽它的有聲書。我無法分辨到底是小說、電影、還是魔法場景令我童年時對它深深著迷,但是能夠進入全然不同的迷人世界是非常棒的一件事。」


本身就是《哈利波特》超級書迷的伊薩米勒,在接獲魁登斯巴波的角色後簡直就像中了超級大樂透,他的家人也感到萬分驚喜,他表示,「我的家人肯定比大多數人都還意外,我爸很勇敢地向我道歉,因為他總是對我說『不要再聽《哈利波特》的有聲書了,快去完成你的功課,然後好好想想你的未來!』」現在他的父親則是對他說,「很顯然我錯了,《哈利波特》就是你的未來。」


現實世界中有不少孩子有著像魁登斯巴波同樣的遭遇,他們同樣在沒有愛與關懷的環境中成長,並經常被用異樣眼光看待。面對這些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孩子,伊薩米勒以「范恩圖(Venn diagram)」的概念鼓勵他們。他說,「人們活在地球上,就像一個大范恩圖,即便在同一個圓形中,人類還是存在著很多差異,永遠記住一點,你也是置身在圓中的一部份,你和他人沒有什麼不同。這對孩子來說,可能是個深奧的概念,但我認為,他們有時候能理解的事物比成人更多。從小孩子就被教導,必須做好事、有禮貌、要接受大人的教導,並且要有同理心。我認為,同理心不只是人類最偉大的禮物,也是與生俱來的魔法。我會告訴孩子,是羅琳提醒了我們,人類總是有權選擇該去幫助誰、有著挺身而出對抗不公不義的勇氣。友誼、愛情、勇氣和權利就是最棒的工具,就像西追迪歌里(Cedric Diggory)這個角色的特質一樣,在『正確的事』和『簡單的事』之間做出抉擇。」



「孩子很容易成群結隊的去欺負另一個孩子,要挺身而出反抗這些霸凌者,並站在弱勢的一方,需要更多勇氣,希望孩子們可以藉由這個迷人的故事學到許多人生道理,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發生的事情。」伊薩米勒表示。


每個哈利迷心中都有著一套自我的理論闡述魔法世界的一切,伊薩米勒也不例外,但他謙虛的表示,「這不過都是些個人淺見,沒什麼值得分享的啦!」


在閱讀劇本的過程,伊薩米勒依舊發揮了波特粉絲的本色,仔仔細細的掃描了每一處劇本,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他表示,「身為一位書迷,拿到劇本的感覺就像是在禁書區取得霍格華茲無人看過的高級禁書。當我超認真的讀完劇本後,我認為我已經完整找出劇本中所有和魔法世界有關的資訊與線索了,但是當我反覆閱讀劇本時,總是能在不明顯的地方,發現一些隱晦的新暗示。」



電影劇組為了每個角色量身設計了不同的戲服,而伊薩米勒的戲服由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得主Colleen Atwood為他打造。伊薩米勒事前和Colleen Atwood經過一番重要的討論,他們認為,魁登斯巴波的形象看起來必須帶點挑戰的精神,但又不失自我,所以Colleen Atwood在夾克的內裡縫了一隻老鷹與一匹馬,提醒著伊薩米勒即便進入魁登斯巴波的世界也不該忘本。



在伊薩米勒選擇接演某個角色的過程中,是否能影射社會黑暗面的角色並不是他優先考量的要素,他表示,「首先要看劇本能不能引起我的共鳴,它必須能吸引我,如果我認為這個角色值得讓我深究,那我就會對它很感興趣。能和優秀的團隊一起合作的話,也會成為我演戲的主因。」


除了演出《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這位即將崛起的影壇新秀也是DC漫畫超級英雄團隊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中的「閃電俠」。不過眾所皆知的是,目前《閃電俠》(The Flash)的第二任導演Rick Famuyiwa(瑞克法穆易瓦)已退出了電影劇組,但一切似乎還是照計畫進行,伊薩米勒表示,「我真的是最不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選,我很不會記日期和數字,我只知道電影或許會在今年開拍。也就是說,我有一些時間跟我的樂團一起完成第四張專輯,同時創作另一張我個人的專輯,我希望這兩個月內能搞定錄音,然後盡可能地將我其他的時間與精力投入到阻止興建達科他輸油管(Dakota Access Pipeline) 的運動中,我已經參與這項活動十個月了。」


對於導演Rick Famuyiwa的退出,伊薩米勒雖然感到難過,但他也清楚這當中過程相當複雜,「從媒體的角度來看,就是被撤換了…從外界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可能會讓人感到是針對個人或很戲劇性的,但事實上,這就是電影產業裡常會經歷的過程,製作團隊內部的人事變動是家常便飯,但只有當被撤換的人是演員或導演時我們才會聽說。電影是眾多有才之士一起通力合作才能完成的,是這些人共同合作試圖找出最好的方法努力向前邁進,我相信那些神祕的過程,也會鼓勵其他人這麼做,我對《閃電俠》這部電影真的抱持很大的信心。」雖然伊薩米勒暢談了自己對於劇組團隊變動的想法,不過關於劇情發展走向,伊薩米勒可就沒那麼大方,「我們是不會透露劇情的。」



其實在過去六年間,伊薩米勒參與過了無數次抗議輸油管的環境保護運動,他多次以行動力挺美國印第安人發起的「拒絕油管進入聖地」的抗爭活動,他表示,「邀請我關注這個議題的是我的同事兼好友Sol Guy,我們致力於為印第安人籌措從雷諾鋁業那裡買回他們聖地佩斯拉(Pe' Sla)的資金。這個活動很成功,我們很早就開始提高外界對於此事的關注,除了動員部落間的組織,也努力讓其他人參與這項重大的運動,各界的環境保護者不論來自何種學科背景,都為了守護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而團結合作。對我來說,目前沒有比投身這項運動更為重要的事,每個人都必須投下一票,這是非常急迫的是,因為唐納川普已經花了50萬美元在發展輸油管上。你們可以看到許多事情都與立石蘇族領地(Standing Rock)有相互關聯的。」


「這是一個重大的交叉點,不論我們談論的是種族議題、對於美國原住民和地球的尊重議題,或是對抗社會父權體制的議題,這所有議題全都緊扣著立石蘇族領地正在發生的事。我們談論地球生態,談論對我們所有人的攻擊,這樣的意識形態更是造成人類對立與分裂的關鍵。那是偏見所造成的結果,那也是環境破壞所造成的結果,那是我們正面臨的問題,這是我們的生命之戰,而我會為了地球的生態而戰。」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