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行業兩重天:快時尚的“壓榨勞工”和奢侈品巨頭們的“性別平等”

本文由《理想生活實驗室》提供 原文連結
理想生活實驗室
By 理想生活實驗室 Nov 30, 2016 in 流行新訊

在全球紡織業工人的權益意識逐步加強的現在,用低廉的時薪捆綁勞工們青春的時代已經要逐漸翻頁了,但在 2016 年的冬天,情況卻愈演愈烈了。


不止是服裝製造業的從事人員們在抗議罷工了,連物流倉儲相關的工人們也在表示不滿。TOPSHOP 的在線分銷倉庫工人上周宣布將於本週開始進行罷工,來抗議公司過低的薪酬——英國生活工資委員會規定 TOPSHOP 應該付給工人每小時 8.45 英鎊,但 TOPSHOP 卻只肯給出英國最低工資標準 7.2  英鎊的時薪。這些工人們拒絕接受不合理的報酬,因為他們選擇黑色星期五後的第一個工作日來發聲,藉由訂單處理壓力來向掌權者抗議。


服裝製造業的剝削現像也並未減輕。美國加州勞工部做了一項調查,發現南加州 77 家獨立工廠裡有 85% 的工廠都涉嫌勞工侵權,這些服裝廠為 FOREVER 21、TJ Maxx 等快時尚品牌製作衣服,但時薪還不到美國規定最低時薪的一半,僅為每小時 4 美元(美國規定最低時薪為 10 美元)。而且快時尚品牌所採用的廉價布料和大量使用的化學品也在影響著這些勞工們的身體健康。




即使在「全球第一服裝製造工廠」的中國,這種情況也屢見不鮮。7 月底,香港 NGO 組織 Students and Scholars against Corporate Misbehavior 發布了《品牌企業社會責任偽善背後的真實現狀:ZARA、H&M、GAP 中國供應鏈調查報告》,當中揭露了快時尚代工廠們對勞工的不公待遇——雖然快時尚品牌們標榜會給代工廠工人們合理的福利和休息時間,但實際上品牌下達的巨大工作量讓代工廠們只能加班加點完成,福利只是一紙空談。


相對應的,勞工們每個月平均加班 100 多個小時,遠超過法律規定的加班時間,而工作時間也從早上持續到半夜。由於產量過大,原料和成品都只能積壓在廠房內,廠房內長期保持高溫和不通風的狀況,甚至連基本的崗前培訓和安全設備都不過關。


「血汗工廠」在幾個世紀前就已經產生,但隨著市場的不斷發展,這種現象並沒有得以改善,反而披著「社會進步」的皮得以繼續存活。快時尚品牌在過去幾年內大舉擴張,它們讓消費者習慣了用最便宜的價格和最快的速度買到時下流行的款式以及單品。當原材料、店面租金、宣傳營銷的成本都在不斷增加的時候,快時尚品牌們想從代工廠那裡減少開支,而這種縮減直接影響了勞工們的根本利益。


但與此同時,時尚行業的另一邊——奢侈品牌們又在發起新一輪的職場平等活動。LVMH 開啟了「EllesVMH Connect」的新項目,要著重解決職場性別平等的問題,目標是在未來四年內 LVMH 執行委員會會有半數成員是女性。無獨有偶,Kering 也在積極相應聯合國的兩性平等運動。


在時尚行業中,快時尚品牌和奢侈品牌向來壁壘森嚴,如此的待遇分化反應的也是不同類型品牌們對受眾的服務態度。


快時尚品牌信奉著「快」是萬事之源,盡可能獲取最大化利潤也就是重中之重了,儘管各種勞工權益保障人群都在呼籲消費者們不要再購買廉價的大規模生產的快時尚品牌,對服裝的道德性做出選擇,但以 ZARA 為首的快時尚品牌還是在飛速發展。而奢侈品牌的消費人群更願意為品牌文化與價值買單,這不一定是奢侈品牌們這麼做的原因,但就消費者的角度來說,奉行職場性別平等原則能讓奢侈品牌的消費者們對品牌產生肯定和認同。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