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心情不好就聽國蛋吧!紙博士最看不慣的饒舌現象:「我覺得一直吵 Real 不 Real 很沒意義...」

獨家專訪/心情不好就聽國蛋吧!紙博士最看不慣的饒舌現象:「我覺得一直吵 Real 不 Real 很沒意義...」

Meihsin
編輯:Meihsin / Juksy 編輯部
Apr 23, 2019 in 音樂

無論你是治療者還是被治療者,只有精通此道的你們,會一起在國蛋的節拍裡會心一笑。

有在關注台灣饒舌的朋友,肯定都對國蛋這號人物並不陌生,有人說他的歌曲有一種治癒的能力,每聽完一首歌就像是歷經一場「內心的療程」給人一種放鬆的感覺,他的演唱會更是如此。近期他與 Legacy 合作一場名叫鐵漢柔情的演唱會,依照往年的慣例,這場演唱會的票在開賣不到 5 分鐘就完售,從這就可知道國蛋驚人的魅力,我問他期望當天給大家什麼樣的驚喜?他笑著說:「不敢說驚喜,但希望帶給大家一個舒服的夜晚,My Kinda Night 像我這樣的夜晚。」趁著演唱會前 JUKSY 有幸與國蛋坐下來談談他對音樂、表演的想法,帶大家重新認識歌曲背後的國蛋⋯


▼ 以下附上鐵漢柔情台北場當天的盛況。

Source: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YouTube

關於印象最深刻的一場表演⋯

「即使觀眾來的不多,缺少了一些興奮感,但這讓我回想到最初開始表演時的心情,同時也是提醒我應該要做好自己的本份。」

從開始表演至今,國蛋累積了豐厚的表演經驗,也時常在美、中、台三地表演,自然也得到不同地區歌迷們的回饋。好奇心驅使下,我問他,覺得哪裡的歌迷最瘋狂?他笑說:「除了台灣之外,我們也蠻常去中國表演,那邊的歌迷相較之下,比較不常看到我們的表演,所以他們表現出來的熱烈程度,是超乎我們想像,每次去都會嚇一跳!可能是晚上 7 點的表演,中午 11、12 點就有人來排隊,就為了能夠提早看到我們拍照、要簽名。」其中讓他最印象深刻的一次表演則是:「有一次在跑了一個 10 幾個城市的巡迴演出,其中一場是在洛陽,那場差不多只來了 10 幾個觀眾,所以台下的每張臉孔我都看得非常清楚。這場表演我至今仍印象深刻,即使觀眾來的不多,缺少了一些興奮感,但這讓我回想到最初開始表演時的心情,同時也是提醒我應該要做好自己的本份。


就跟「你」一樣當個嘻哈囝

每位饒舌歌手都有引領進門的啟蒙者,國蛋也不例外,啟發他的饒舌歌手是 Eminem,阿姆所主演的經典電影《 8 Mile 街頭痞子》所推出的原聲帶,是國蛋第一張購入的專輯,但讓他產生創作的念頭的人則是 Nas,他說:「我還記得以前台南有一家唱片行會進一些航空版的饒舌唱片,小時候有一次,我翹課翻牆去那家唱片行買 Nas  的《illmatic》專輯,回教室上課開始聽,當時就想要變得和他一樣厲害。」


國蛋最愛歌神張學友?!

國蛋曾先前專訪中提到自己其實不隨意聽歌怕影響自己的創作,於是我問他那麼他喜愛聽什麼類型的歌?沒想到卻意外發現,他最喜歡聽華語歌居然是歌神張學友的歌,於是我接著問他,如何界定一首好聽的歌呢?國蛋:「會讓人想要一首接著一首,應該是說這個歌手有沒有沒辦法傳達出每一個狀態,像是運動的時候會有喜歡聽的歌曲,那時候聽的歌曲自然也跟睡覺的時候不太一樣,那如果可以和歌迷產生共鳴,或是營造出符合當下的氛圍那就是一首好聽的歌。」而國蛋近期最常聽的歌曲則是已故歌手 Nipsey Hussle 的歌曲,其中最推薦的則是這首〈I Don't Stress〉。


Source:4TheCulture@YouTube

關於創作

「我期望自己的每一句歌詞,在大家心中有不同的解釋。」

說到國蛋的第一首創作是在 2003 年,回憶當時他說:「當時竹幫很有名,像是蛋堡、RPG 他們都算我的學長,那我就和同屆的同學成立小小竹幫,第一首歌就是在那個時候創作出來,當時準備要跨年,所以就把新的一年想做的事都寫在這首〈 2003 狂響曲〉。」事隔 16 年,國蛋也經歷了許多,這也讓他的創作有很大的轉變:「比較像是很單純沒有過多的修飾、很純粹地在寫自己想說的話,相較之下,現在的創作就複雜很多。不過最大的改變,無非就是題材吧!以前在剛開始創作的時候大多是強制從生活中找創作的題材,但現在比較像是自由抒發自我生活中的點滴,也許這中間有些什麼道理,也許沒有,這些都希望能夠與歌迷產生共鳴,並在他們心中發酵,我期望自己的每一句歌詞,在大家心中有不同的解釋。


「我最近創作的歌曲,很多部分都是我自己做,大多數的歌曲都是取樣的比較多,中文、廣東話、泰文⋯我都是從這些歌曲中找靈感。技術方面的話,通常我做歌詞和 Beat 是兩條線,像我自己做作品都會是取樣比較多是來自六七年來年代,不過歌詞又是另一條線了,歌詞比較像是紀錄生活上的小事。這樣說好了,比如我在寫歌不是先想主題,而是從小故事慢慢敘述,拼湊出整首歌的主題。」不過說到創作,歌手總是有「卡關」的時候,國蛋也不例外,他說:「每當這種時候,我都會抽離一下,可能看個電視,或者是打 Game,其實很多時候,都能從中獲得靈感,有些歌曲甚至是從打 Game 中獲得靈感而寫出來。」



「饒舌會變主流,會變商業化,但每個饒舌歌手都有不同商業化的模式。」

「饒舌商業化」一直以來都是許多主流和地下饒舌圈的頗受爭議的部分,我很好奇國蛋是如何看待這個現象?他思考了一下說:我覺得商業化沒什麼不對,其實也沒什麼好爭議,假如我今天是來自地下、很討厭商業化的饒舌歌手,那如果有天我寫了一首讓我爆紅的歌,那我就是照著自己想要的方式紅,那我變主流了,那我要否定我之前做的一切嗎?商業化可以吸引到許多廠商,如果有人願意投資我做自己喜歡的事,那商業化不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但如果今天是被逼著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但歌曲紅了,那你的音樂就必須受限制。我還是會傾向做我自己,但就是會接受大家不同意見的前提下,可以讓我有所調整但不是限制自己。」的確在現今台灣饒舌圈,其實已經很難界定所謂主流和地下,只能說每位饒舌歌手都有自己的風格,這沒有所謂的對或錯。

「我們當然可以很 Real,但是藉由待人處事,而非從他的音樂來判定到底這個人真實與否。」

而他對於饒舌圈中最看不下去的現象則是:「我覺得吵 Real 不 Real 這件事很奇怪,像我身邊的朋友很多都是饒舌歌手,大多數人都是在這個產業,當我聽到有人說另一個饒舌歌手 Real 不 Real 的時候,其實我心裡已經有既定的答案了,因為我本來就認識他,我知道他是怎樣的人。所以我覺得 Real 不 Real 這個問題,應該是透過和這個人的相處作為依據,會比較有意義。如果只是聽他的音樂,而去決定那就沒有意義。


「以前沒有這麼多人想當饒舌歌手,現在身邊的朋友隨便都會來個一兩句饒舌,有很多管道可以表演自己。」

「我剛開始玩音樂和現在差異最大的部分就是表演的地方,以前我剛開始的時候,饒舌歌手表演都是在夜店或是 Live House 像河岸留言那種,但現在大家的選擇都更多,也比以前收到的資訊更多、更方便。現代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勇於表現自己。」那國蛋最欣賞的饒舌新秀又是誰呢?他說:「鐵巨人,我之前去過他的一個活動,當時他給我一張自己的 CD,並告訴我他的音樂也是自己做,我覺得他很酷。另一個讓我覺得他很酷的點是,當時的表演是他家人和他一起去,因為我覺得如果在年輕的時候就得到家人的支持,並可以去做自己熱愛的事,是件很棒的事!」


後記:

最後我問他,覺得在這個饒舌新秀輩出的時代,自己最大的優勢是什麼?國蛋毫不猶豫說:「做自己」因為他深知真正喜歡他作品的人,肯定都是因為自己的作品能夠與他們產生共鳴,國蛋提到每當他收到粉絲們的回饋或是分享的小故事時,他其實都非常高興,因為那些都是歌迷們真正發自內心的想法。我曾經聽身邊的朋友說過,只要聽過國蛋歌曲的人都會說:「每聽一首歌就像是又經歷了一場『內心的療程』」,不過對於國蛋來說,他的創作不僅是治癒每個聽他歌曲的人們的良藥,同時也是抒發自己的方式,他很慶幸這樣自己的想法能夠被大家聽到且認同。這次與國蛋的專訪,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更像是與一位前輩討論音樂,過程中我提問他解答,有時國蛋也會反問我的觀點,藉由不斷討論中我得到了一些啟發,希望這些啟發與想法也能傳達給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



Editor _Meihsin

Text_ Yinchi 

Photograph_ Pango 



更多延伸閱讀: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