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 / 街頭文化走向商業錯了嗎?台灣塗鴉先鋒 Reach:「除非你是鬼才,全世界都認識你,那就可以耍性子!」
  • 專訪
  • Reach

專訪 / 街頭文化走向商業錯了嗎?台灣塗鴉先鋒 Reach:「除非你是鬼才,全世界都認識你,那就可以耍性子!」

SPONSOR 贊助

你對於「塗鴉藝術家」有何想像?是看起來充滿神秘感、酷酷的,總在深夜行動且身分撲朔迷離,喜歡在鐵捲門、牆上大膽作畫?這些都是以往大眾對於塗鴉的刻板印象,近幾年拜次文化受到千禧世代矚目所賜,塗鴉不再是家長眼中的「壞小孩」專利,而是一門打破制度的藝術!


在這股熱潮中,被稱為台灣塗鴉先鋒之一的 Reach,不僅是孕育台灣塗鴉文化發展的重要人物,他還走得比所有人都快,將塗鴉興趣與商業相互結合,擁有與萬寶龍、Nike、G-Shock、Agnès b. 等品牌合作經驗。從 1995 年就踏上塗鴉之路的他,又是如何看待現今街頭文化崛起的現象呢?



更多專訪內容:誰說正妹天生無腦?專訪時尚 KOL 李函:「我不喜歡表面的社交,那只讓我感到麻痺!」



早期塗鴉不被大眾接受,也有人認為是壞小孩在做的事情,你覺得是什麼原因,讓這門藝術被大家看見,甚至推崇?

「我覺得主要還是要謝謝國外那些很紅的塗鴉藝術家吧!像是 KAWS、Keith Haring 這些先鋒,他們的存在對於我們這些沒那麼紅的人來說,是很有幫助的。因為他們開始跟大品牌合作,讓全世界都看得到,企業端才會知道原來塗鴉、當代藝術這一塊用在他們的商品上,既可以做得很好又能夠賺到錢,當整體接受度變高後,我們才有案子做嘛!」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更多延伸閱讀:KAWS 被中國封殺?!逼下架、火燒聯名,或許街頭潮流藝術已經不再街頭?


當喜愛的興趣遇上商業行為,該如何取得平衡?

「其實我覺得『商業』跟『創作』之間所謂的平衡,就是在於跟客戶溝通,如果我能說服客戶,在溝通後去創作一個雙方都喜歡的作品,那這件事就會達到平衡了,主要還是自己能夠接受吧!」



「我覺得取得平衡是要在過程中想盡辦法找到一個自己會快樂的『點』,工作壓力很大我也會想要休息,會覺得失去了原本畫圖的樂趣,因為當壓力附加在我身上的時候,畫圖不再單純了。現在快樂的部分,則是來自於我要如何解決一個難題,當我了解到別人希望我畫什麼東西的時候,我會拋開一切,靜下心來好好的畫一張圖或做一個設計。在各種壓力還有客戶的要求之下,若我還可以做出我喜歡的作品,我會很快樂,就可以平衡掉人家所說的商業。 」



Reach 愛上街頭文化的契機是什麼呢?

「我比較早是先接觸到音樂的部分,大概在國三的時候,我開始聽國外饒舌歌手的音樂,會去二手唱片行找像是 Wu-Tang Clan 的歌來聽。到後來我會去研究這個文化,剛好那時高雄有蠻多人會玩滑板,所以我也進而去玩滑板、跳街舞,在滑板或是跳舞的錄影帶、MV 中看見塗鴉的圖案出現背景中,於是我才接觸到塗鴉這門藝術。」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那麼街頭文化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麼?

「簡單來說,街頭文化就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啊!早期我在玩塗鴉的時候,幾乎天天泡在網咖,一直看塗鴉相關的網站,特別找一些資料。因為這個文化它涵蓋的層面很廣,沒有教科書可以參考,必須要藉由音樂、跳舞、滑板,去吸收到街頭文化的知識,身邊也都是圍繞同類型的人,所以我很自然而然的就成為一份子了。」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更多專訪內容:來人啊~這攝影師比 model 正合理嗎?時尚攝影師余惟:「如果沒有內容,妳遲早會被年輕妹取代!」



當初為何會選擇毅然決然離開穩定的設計師工作,和朋友開設塗鴉工作室?

「我以前在高雄等當兵的時候,原本是在咖啡廳打工,突然有同學表示設計公司有缺人,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實習。其實在接下那工作前,我已經花了一陣子找廣告設計相關的工作,但當時我遇到的瓶頸是,我不會設計、沒有經歷,雖然我高中讀了 3 年美術,我卻都在畫我愛的塗鴉。就在我完全不會使用電腦繪圖的情況下,帶著我的手繪作品去應徵,最後也只有錄取一間,甚至一天就直接被 Fire 掉。」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更多專訪內容:陳冠希、藤原浩搶著合作的 #FR2 終於跟台牌聯名了:台日主理人羅志祥、石川涼的潮流對談!


「直到後來進去那間公司實習,前 3 個月都在做像是澆花、買便當等各種打雜,之後我才有機會學到像是 Illustrator、Photoshop 這類的軟體。實習告一個段落後,我就想,我會這些設計軟體,應該可以和另一個同樣有在玩塗鴉的朋友自己接案子,只是在當時那個年代很難,因為大家連塗鴉是什麼都不知道,也會覺得是壞小孩在玩的,所以幾乎完全沒有接到案子。」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許多人至今仍認為塗鴉就是拿著噴漆罐,在牆上創作而已,可以簡單說明一下塗鴉藝術箇中的差異嗎?

「其實嚴格來說,在台灣塗鴉是一個統稱,以早期來看塗鴉分成兩派,比較 Hardcore 的那一派就會認為所謂的塗鴉,是單純使用噴漆噴在牆上,簽名、噴泡泡字或字體,這行為跟方式才叫 Graffiti。另一派是像 BANKSY 拿噴漆透過一個模板噴出圖案,或是開始出現像 Shepard Fairey 將創作輸出成海報貼在牆上。前者稱 Stencil Graffiti,後者稱為 Poster Graffiti,也有人直接用畫筆或是油漆刷畫在街上,統稱 Street Art。」




身為一位藝術工作者,該如何培養深厚的底蘊,並且讓自己與時俱進?

「雖然每天上網是最快的方法,但培養底蘊是要花時間做功課的,吸收時下最新的時尚、街頭潮流,還要知道接下來可能會流行什麼,我覺得這是身為一個街頭文化的創作者必須做的。除了吸收大家都在看的內容以外,還要去找出大家都沒有在看的東西,才會畫出跟大家不一樣的東西,這也是我現在的功課。」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你與各大品牌皆合作過,舉凡精品、運動、美妝,那麼你覺得自己擁有什麼樣的特質,讓大家願意主動找上門?

「因為我人緣很好啊!哈哈哈!只要自詡為『藝術家』你都會有叛逆期,很熱血、看什麼都不順眼,尤其塗鴉這塊會更反叛。因為我們的文化就是這樣,當你踏進這個文化,你就是要不受法律的約束,不受社會限制和影響,所以我們會有很瘋狂的行徑出現。但如果要把這件事情當成我的工作,或是終身志業的時候,就必須要經營關係,一路上會需要受到很多朋友的幫助,這時候人緣和人脈就很重要。早期我真的不 Care 這一點,交朋友採隨興的態度,只交合得來、自己喜歡的人,甚至會拒絕交朋友。」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人要好,才會有人想要主動找你做事情,就算你再有才華,人不好也是枉然,除非你是一個鬼才,全世界都認識你,那你可以耍性子。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更多專訪內容:誰說女 Rapper 只能靠身材?備受矚目的饒舌新女力劉柏辛:「我最大的優勢就是平胸!」



前陣子與萬寶龍合作的作品,是以「城市地圖」為靈感,那麼你認為城市與塗鴉藝術之間的關係為何?

「城市對我來說像是我的廚房吧!就是每天都要去的地方啊,塗鴉就是在街上噴,我每天都需要在城市裡面跑來跑去,差別只是在於我們是半夜行動,也可以說是半夜起床會去的一個廚房啦!」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更多專訪內容:長得正就能坐穩巨星寶座?你從沒看過的「韓國碧昂絲」孝琳:「其實我根本沒有自信。」



以和萬寶龍的合作來說,每次遇到這種跨領域的結合,對你來說最具挑戰的地方為何?

「最大的跳戰就是讓品牌願意跟我合作,這真的是我在台灣遇到最困難的事情。我是一個臉皮很厚的人,不論我有沒有接到案子,我都會固定創作,並且把作品整理好,我可以說是全台灣唯一一個,有事沒事就會寄作品給我喜歡的藝廊或品牌的塗鴉藝術家,天天都在毛遂自薦。如果我是一個藝廊的老闆,我也會很想去發掘新人,現在不找你合作不代表他十年後不會找你合作,我認為這對藝術家來說很重要。」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更多延伸閱讀:紳士男孩的第一支鋼筆!連休傑克曼都愛不釋手的萬寶龍星際行者系列


那麼目前最想和哪個品牌或是人物合作呢?

「很多耶!高端品牌的話,有 HERMÈS、Thom Browne、Undercover;街頭品牌的話是 OnlyNY、The North Face、WTAPS。」


若只能用一句話形容自己的塗鴉風格,你會如何描述?

「我會用英文單字 environment環境。因為我現在是完全不打草稿的,不論是畫在街上、紙上、畫布上都一樣,原因是我找到一個風格了。以前我們玩塗鴉的時候,會在紙上不斷的畫,把它練習到最熟練的狀態才會到街上重複畫那個圖案,就像我早期的作品閃電熊。直到後來我發覺有些東西,當畫在鐵門、變電箱、牆上是絕對不合適的,變得像硬要畫上去的感覺,於是我找到現在的 Cat Paw 風格。」


source:reach_studio@Instagram


「這風格可以依照每個建築物的角度跟樣子,或是按照這個環境帶給我的感覺,包含周邊的人事物,去做出不同的變化。我以前創作的時候喜歡聽音樂,之後戒掉這習慣,開始聽環境音,其實這都會有所影響,比如說我聽到很多小孩聲的時候,我可能會畫得比較童趣一點。我在短期內可以感受到這些東西,那也就那表示這裡長期聽到的聲音是這樣,加入這些元素的話才會引起共鳴,『因當地產生的故事』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



更多專訪內容:「笑容是我的武器,也是罩門。」變了心的蔡旻佑:「那時我很不開心,我不知道為何我要一直笑?」



後記:

他的語氣是如此堅定,好似不怕熱情因現實而被消耗殆盡,就算被拒絕、沒被看見,Reach 仍然持續做好創作,並且隨著不同階段主動調整心態。如同 Reach 本人所說,從事塗鴉藝術的人內心彷彿都有種與生俱來的叛逆 DNA,在字裡行間他總會不小心透露出超直率的發言,但又會讓人確切感受到他在這個領域扎根多年,現在能夠成為眾多品牌的合作對象,絕非偶然。


近期他也帶來首次個展,搜羅近三年最新「MOVEMENT」系列作品,展期從 10/5 至 11/30 於大河美術(地址:苗栗縣三義鄉水美305號)展出,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前往現場,一同感受 Reach 的塗鴉藝術創作的獨特風格!


Text _ Allison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塗鴉藝術」從壞小孩的專利,晉升為年輕人最愛的街頭文化之一,甚至許多品牌都紛紛與塗鴉藝術家合作,其中備受矚目的 Reach 身為台灣塗鴉先鋒之一,究竟有何見解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