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成都遠洋太古里備受關注的一隅,MUJI世界旗艦店在今天早上正式宣布開業。在昨天的媒體預覽報導後,我們也除了受邀參與見證它打開大門的一瞬,更藉此機會採訪了MUJI品牌高層和我們一直很關注、喜歡的三位MUJI設計師深澤直人、原研哉、杉本貴志,聽他們講一些有趣的故事和理念,也一起聊聊關於MUJI在品牌、消費及設計上的過去與未來。

▲開業剪彩的瞬間,正中兩位分別是成都遠洋太古里副總經理韓置、良品計畫社長金井政明,而右邊的三位則是MUJI 室內設計師杉本貴志、平面設計師原研哉以及產品設計師深澤直人。

▲剪彩後的大合影,雖然整個流程非常簡單緊湊(這倒也很符合MUJI 的感覺啦),但其實這是MUJI 高層及設計團隊首次在海外集體亮相,意義非同一般。


採訪在位於MUJI 成都遠洋太古里世界旗艦店三樓的Café & Meal MUJI 角落裡舉行,這裡陳列著用於烹飪Café & Meal MUJI 菜品的小米、辣椒等原材料,背後的整面牆則都用書本堆砌裝飾起來、露出泛黃的書頁,加上室內的暖光以及偶爾飄來的食物香味,在寒冬裡營造出一個暖烘烘的交流空間,也讓採訪在一個放鬆的氛圍裡面變得更有意思了。


跟金井政明聊品牌與消費

“給1 個懂MUJI 的人做10 件產品,就夠了”

從當初的小小生活雜貨舖到今天的世界級旗艦店,MUJI 正在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強,而這家門店所處的成都遠洋太古里,本身還囊括了愛馬仕、Chloé 等大牌旗艦店,MUJI 會不會有壓力呢?當現場媒體問到金井政明先生回望當年的雜貨舖時期會作何感想時,金井政明先生拿起桌上礦泉水瓶子比比的回答,或者可以說明MUJI 當下的態度。

▲比比的金井先生,倒是一點都沒有社長的架子。

金井表示,“世界上有許多豐富的選擇,比方說有人喜歡可口可樂,而我們則堅持去做像這樣的水(比劃著手裡的礦泉水)。我們想著如果10 個人裡有1 個人消費了這瓶水、認同了MUJI 的理念,那我們要做的就不是去宣傳營銷、去把這個人數擴大,而是給這個人做10 件生活用品就行了,他一定會需要的,因為他是懂得MUJI的人。所以MUJI 的商品越來越多,幾十年下來的顧客也越來越多了。其實消費者也是在成長的。”

“不成熟的消費者相信名牌,選擇MUJI 的人知道他們要什麼”

對很多粉絲來說,MUJI 其實已經變成心中的名牌了。而對於MUJI 自己來說,名牌是什麼呢?金井政明先生回答說,“當消費者不夠成熟時,他們就會選擇名牌,因為這樣的選擇簡單可靠。但是那些願意選擇MUJI 的人,我相信他們已經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們是有成熟消費觀念的人。”


見識杉本貴志的爽快幽默

“設計MUJI 世界旗艦店的理念是什麼?沒理念!”

現場有媒體提問負責此次MUJI 成都遠洋太古里旗艦店室內設計的杉本貴志先生,設計這樣一家與眾不同的門店時,想要表達什麼理念呢?一路杵著拐杖來參加開業儀式的杉本先生倒是很爽快幽默的回答說沒有,隨後又補充道:“如果你有感受到什麼,那就這樣去理解它吧。”

▲MUJI 室內設計師杉本貴志,他設計了吉隆坡、曼谷、上海及香港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和遍布亞洲的凱悅大酒店,當然MUJI 門店是他最著名、也最多人接觸到的作品了。

“我不做刻意的設計,所以看似華麗的大吊燈上都是湯婆子”

大概還是想要從這位世界級室內設計師身上挖點東西,現場不少媒體都提到了這間世界旗艦店在設計上的與眾不同——事實上這也是真的,從我們的現場體驗來看,它的確與普通門店有著方方面面的區別。但爽快幽默、或者說對於已經完成的作品就靜候它生長的杉本貴志而言,“時尚、華麗”一類的形容詞還是有些不適合。

▲成都的MUJI 世界旗艦店裡,用1036 件MUJI 產品製作而成的吊燈。

他指著室外懸掛著的大吊燈說,“我也不會刻意去設計它,不會特地找一個華麗的大吊燈來,但如果覺得它華麗的話,其實裡面都是一些MUJI 本身的小東西,比方說塑料的湯婆子,它們都很簡單。”

不做刻意的設計,也是這一次採訪中除了杉本貴誌之外,深澤直人與原研哉都很贊同的一點。當然,這應該也是它們之所以成為MUJI 設計師的共同原因吧。


跟打瞌睡、翻白眼、嘟嘴巴的深澤直人聊設計

▲在沒有回答問題的時候,我們留意到的深澤直人大多是這樣、這樣、這樣……的狀態,有時候以為他在小憩,但他又會跟上大家的聊天內容露出微笑,這樣不拘小節的表現倒是讓人覺得非常真性情和喜歡。

“我想用MUJI 的產品提醒大家,關注簡單自然的事情”

作為產品設計師,深澤直人追求“美好”的癖好大概是深入人心了,現場也有媒體問到他來到中國後是否能“忍受”身邊的並不美好的設計作品呢?當然其實在我們看來,中國還是有不少美的設計的,比方說MUJI 現在也在嘗試與張永和這樣的中國設計師展開合作嘛。

對於這個問題,深澤先生強調了設計師本身的工作職責:根據人與周圍環境的相互影響和作用,來獲得啟發、展開工作,目的還是為了在人與環境之間建立一個舒適自然的關係。“現在中國的發展變化這麼快,倒是或許有不少人會感到焦慮,所以我想用MUJI 的產品來提醒大家,關註一些簡單自然的事情。”

▲至於現場也有人提問他本人對於設計工作是否感到焦慮,這位作品頗豐的設計師嘟起嘴巴拒絕回答,看起來似乎就是“完全不必擔心、我會繼續好好做”的意思嘛。

“我也喜歡第一代CD 音響!”

要說深澤直人為MUJI 打造的作品中,最叫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要數第一代的壁掛式CD 音響了,這也是我們本身就很喜歡的產品。而第二代產品儘管加入了看起來更方便的藍牙,但市場效果反而沒有那麼熱烈,是否是現代社會的需求反而沒有那麼容易造就經典的設計了,深澤先生如何評價自己的作品呢?我們在現場提出了這樣的問題,這位一直坐在旁邊閉目養神、翻白眼、嘟嘴巴的設計師突然來了興致,“跳”起來告訴我們:“我也喜歡第一代CD 音響!”

▲深澤直人設計的MUJI 壁掛式CD 音響,雖然第二代明明變得更方便了,卻沒有第一代那麼受歡迎。


▲聊到自己的感興趣的話題,深澤直人突然來了精神。

深澤直人告訴我們,其實為第二代壁掛式CD 音響加入藍牙也是為了滿足一些用戶的需要,“這會讓它用起來更方便,但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這種方便,而這也是我們還在感到矛盾的一點。”不過對於一些新的科技元素,他表示MUJI 的態度也很明白——不會積極地去用起來,而是希望看看這些新科技到底對人類的生活有什麼影響、是不是持續和深遠,然後為用戶做出最合適的決定。

不過在回答完我們的問題後,這位真性情的設計師又倒下去繼續閉目、翻白眼、嘟嘴巴了……


4. 笑著摸摸脖子的原研哉:“我的確在某些場合的確說過這樣的話,但是……”

在與MUJI 平面設計師原研哉的交流中,我們提到了他早前曾表達過“MUJI 永遠都不會從一個日本品牌變成世界品牌”,而今從這家成都的世界旗艦店來看,倒是能找到許多與中國元素息息相關的作品,這種對日式設計的堅持和品牌拓展中不斷進行的本土化嘗試,會不會衝突呢?

原研哉先是笑著摸摸自己的脖子,然後表示自己“在某些場合的確說過這樣的話”,但也向我們解釋了他在思考過程中的一些變化、一些新的想法。

▲在MUJI成都遠洋太古里世界旗艦店的三樓,就有一個Found MUJI區域。這裡陳列著MUJI最新的、從中國宋瓷中獲得靈感打造一系列碗具。而Found MUJI本身也是一項將品牌與世界文化相融合,將各地優良物品進行再設計的活動,比方說今年9月MUJI就在上海舉辦了一場Found MUJI系列展覽,吸引了不少粉絲。

“我現在想表達的是,MUJI 雖然源自日本,但並不代表它只能在日本發展、只能被日本人接受。”隨即,這位當今享譽盛名的設計師聊起了他的前輩— —日本國寶級平面設計師田中一光,這個將MUJI 平面設計工作託付給原研哉的人,也被稱為“MUJI 之父”。

▲聽到我們提起他此前的一些觀點,原研哉老師摸摸脖子然後靦腆的笑起來……

“田中老師讓我接手MUJI 的時候,我就有一些猶豫了,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去處理它的地域問題。後來我慢慢發現,它也在影響到更多其它地區的熱愛生活的人,這可能也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讓人不知不覺被影響到。所以我常常會想,如果MUJI 誕生在中國會是什麼樣子呢?在美國是什麼樣呢?這個思考的過程也很有意思,它也會慢慢地反映在當下的MUJI 身上。”原研哉用一段追溯回答了我們的問題。

最後,我們問到原研哉先生一個小問題——“是你改變MUJI 更多,還是MUJI 影響你更多呢?”他說:“這兩件事情其實是同時進行的,我總是要去思考很多問題,比方你說到的地域性問題,在這些思考過程裡面,是我為MUJI 工作的過程,也是我收穫的過程啦。”


這樣與MUJI 社長、設計團隊的直接對話,對我們而言是第一次;而對MUJI 本身來說,也是第一次這樣以“高規格團隊”的形式與海外媒體聊天。暖烘烘的採訪空間和斷續飄來的淡淡食物香味,讓大家都顯得放鬆自然,也無形中拉近了品牌、世界級設計師與媒體之間的距離,這倒是讓我們聯想起MUJI 一直在傳遞給我們的訊息:沒有刻意的設計,讓你在不知不覺中感受身邊的人、事、物,也發現生活本來的美好樣子。


對了,採訪結束後,除了對一直很活潑的原研哉老頭子繼續有好感(在《設計私語錄》一書當中就能感覺到原研哉的活潑有趣),我們對隨時都在翻白眼、面對記者也能仰著頭睡著的完全本色的深澤直人也更加、更加地有愛了。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如有版權使用疑慮煩請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