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2012年為電影界帶來全新3D視野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後,李安導演睽違四年再度推出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此次不僅挑戰3D,還以4K高畫質與每秒120格捕捉快速動作的高規格技術,呈現更鮮明清晰的影像,讓觀眾身歷其境與劇中人一起體驗故事。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敘述一群從伊拉克戰場上回國的年輕士兵,返回美國後在一場感恩節美式足球公開賽中受到表揚的故事。李安以畫面呈現出戰場殘酷和美國境內歡樂平和的荒謬對比。



為了拍出高規格的電影,李安坦承他在選角的過程不只嚴格,還稱得上苛刻,因此新片中的角色都是一時之選。李安幽默的表示,「如果一個演員很有天分,我大概兩公里外就聞得到。」男主角喬歐文(Joe Alwyn)的表演天賦就讓李安很滿意,「他大概試一兩分鐘的戲之後,我就知道是他了。」



身為首度踏入電影圈的新人,喬歐文表示,自己很榮幸能擔任李安的男主角,回憶試鏡過程,他表示,「我一開始先試了兩場戲,然後把試戲的帶子寄給導演看,之後劇組很快的給出了回覆,所以我就飛到了紐約和導演碰面。當時先試了九場戲,後來又多留了十天試演、預演,後來就收到錄取通知。」在電影中飾演全新亞裔角色希歐多爾楊(劇中外號阿福)的男配角李淳,則是開玩笑的表示,「我從出生開始就在跟我爸爭取角色了。」他隨後補充,自己其實一開始是去幫忙試鏡,後來才意外獲得片中角色。





為了將美國士兵詮釋到位,演員們在開拍前都接受了嚴酷的軍事訓練,李淳說:「我們痛苦地在天堂路滾來滾去,教練在旁邊用手機幫我們記錄了,爸爸都知道現場的狀況。」李安笑稱,看到自己的兒子被虐待蠻開心的,但別人的兒子反而會擔心,因為那些訓練相當於美國海軍海豹部隊七成的訓練,「其他人剛見面不久,就把人家這樣丟進去折磨,因為我不曉得他們會怎麼樣,其實他們在訓練中心的時候,我是睡不好覺的。我說你不要搞傷,隨便你搞,可是不能把他們弄受傷。」



除了喬歐文和李淳外,《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還邀來了多位大明星參與演出,以喜劇見長的史提夫馬丁(Steve Martin)出演精明的球團老闆諾姆,克里斯塔克(Chris Tucker)飾演野心勃勃的好萊塢製片人,蓋瑞特荷德倫(Garrett Hedlund)飾演和喬歐文、李淳一起出生入死的班長。



而對於能夠邀請到動作巨星馮迪索(Vin Diesel)和「暮光女」克莉絲汀史都華(Kristen Stuwart)不計片酬與戲份參與演出,李安則認為,主要是因過去電影留下好評,讓這些喜歡演戲的演員能有發揮空間,「馮迪索大部分演動作片,我知道他是很想演戲的一個人,他也跟書裡面形容的樣子很像,像個藍波一樣,然後又像個大家長一樣,一個光頭看起來像蘑菇,非常合適,我相信他演戲應該是可以的。」


李安竟然爆出馮迪索自掏腰包!!!?


李安第一次與馮迪索通電話就花了一個小時,聽馮迪索興奮的暢談不哲學、宗教。身為電影明星,馮迪索所到之處排場都不小,李安還透露,馮迪索為了接演這部片,甚至還自掏腰包張羅自己的工作人員。




至於克莉絲汀史都華,李安則說,他沒看過《暮光》系列電影,反而是因為她在《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的表現而留下印象,「我在看書的時候就想到她這樣的形象,所以她也是我的首選,也是送了劇本過去她就願意參與演出。」李安繼續補充,第一次與克莉絲汀史都華通過電話後,她也來參加試鏡,就算不化妝她也很願意拍。


原本李安想以高規格技術拍攝拳擊電影,捕捉更清楚的動作,後來在SONY的老闆推薦下,李安看完原著小說後,就決定將「半場秀」、「戰爭」題材結合,「我的人和電影是結合在一起的,不是為了去追求什麼形式。」他認為電影不是一件科技和內容分開的事。

李安希望將來這樣的電影規格可以被普遍使用,所以他特別以一般人沒有過的經歷戰場背景,透過身歷其境的技術拍出戰場中的軍人並非無堅不摧,而是和普通一樣脆弱敏感。李安表示,「如果你用尖銳一點的眼光去檢視人生,你會發現我們所處的世界是很荒謬的,是非黑白顛倒,所以我想以戰士的眼光、感官去檢視我們的生活會非常帶有戲劇性與解剖性。這和我們對高科技發展的看法不謀而合。」



電影中有捕捉喬歐文臉部表情細微變化的特寫鏡頭,但喬歐文透露,他在拍攝過程中其實並不清楚畫面的構圖與運鏡,「李安不是個喜歡一直回放影片給我們看的導演,但他是一個很講究細節的導演,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麼畫面,所以如果我表現得不夠,他會告訴我,如果我表演的太過了,他也會告訴我。」李安則補充,「像喬這樣有天分的演員,其實不是告訴他怎麼演,就是把思緒、碰撞告訴他,給他不同的刺激,他就會自己有一些東西出來了。」




拍完戲後,喬歐文坦言自己的心理狀況一直都處在震撼之中,從片中的戰場、家園,到戲外面對無數攝影機與訪問,甚至是此刻初次來到台灣,都和他原本的生活有著很大不同。他也提到這段拍攝經驗讓他受益良多,能參與這項創新的製作,他感到非常驕傲。





電影中一場比利林恩與伊拉克人近身搏鬥的武打戲,喬歐文表示,拍攝這場戲真是相當辛苦、困難,「和伊拉克人近身搏鬥的戲是很困難的戲,原本是預計在最後一天拍攝的殺青戲,原本應該是在一天中就要拍攝完成的,但我們花了兩天才拍完,那是最後一個鏡頭,我們拍到連太陽都下山了,我們那場打鬥戲重複拍了13次,我和對手演員都身心俱疲。」喬歐文解釋,由於對手演員身上裝有假血袋,假血袋破了就只好重頭再來,因此就這麼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重拍。至於最難的戲很難說,因為每一場戲都有不同的難度,他認為電影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將內心轉折化為演技,然後表現出來。





李淳則認為最難的地方在於表現出每個角色應有的樣子,他認為開拍前的受訓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排練,甚至讓他開始思考起「巡邏的時候應該走前面、中間還是後面」等問題,幫助他融入軍人的思維。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如有侵犯版權疑慮煩請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