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 / 如果不演戲會怎樣?邱澤:「我好像也做不了別的事!」温貞菱:「我會不知道怎麼與人相處⋯」
  • 邱澤
  • 温貞菱

專訪 / 如果不演戲會怎樣?邱澤:「我好像也做不了別的事!」温貞菱:「我會不知道怎麼與人相處⋯」

HOT VIDEO熱門影片

SPONSOR 贊助

或許你對國片《誰先愛上他的》靈魂人物阿傑仍記憶猶新,透過邱澤淋漓盡致的詮釋,叫人觀影的同時不跟著入戲也難,他也以此片奪下台北電影節影帝的寶座。有人說邱澤終於嶄露頭角,也有人認為面對這樣的故事題材演技大爆發,絕對是他蘊藏已久的真本事。正當所有人都在引頸期盼著邱澤的下一部作品,相隔不到一年的時間,他果真沒讓大家等得太久,由邱澤和温貞菱攜手主演的《第九分局》,作為暑假期間的國片壓軸,自然是備受期待。


source:甲上娛樂@YouTube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被嘴不停也不畏懼繼續關懷弱勢?陳建州:「應該要問,為什麼不做?」


提到温貞菱,我想若用「不受拘束」一詞形容剛剛好。她曾於金鐘獎死亡之組中出線,獲得「迷你劇集女主角」大獎,正當所有人以為温貞菱的演藝事業即將開外掛,殊不知她毅然決然的選擇去俄羅斯展開留學計畫,絲毫不擔心會被觀眾遺忘。儘管人如其名,她給人十分溫和的印象,同時卻也相當獨立,比方說出席品牌活動,時常只見她一人,沒有經紀人相伴。她與邱澤都屬於相當「做自己」的類型,或許外貌散發著高冷、難以親近的氛圍,喜歡「獨來獨往」,但實際上又是如何呢?這回 JUKSY 特別邀請到兩位與我們聊聊首度合作的內幕,究竟看似相像的他們,會迸出什麼樣的另類火花呢?



延伸閱讀 👉 年度大盤點!2018 最令人難忘的10大電影金句!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我懷念以前的潮流,因為比較簡單!」第一個把潮流帶上台灣電視的人:重新認識,羅志祥。



「演戲成癮」永遠戒不掉 

兩人皆是出道多年,持續在戲劇演出有所突破,他們不會將就於現況,更不會亦步亦趨,只是一步一腳印,把每一個根基打穩。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邱澤與温貞菱對「演戲」如此著迷呢?



邱澤:「演著演著,好像也做不了別的了。」(温貞菱:我們可以去當 Bartender!)

在深悉熟慮一番後,邱澤緩緩的解釋:「我覺得可以在不同的角色裡過不同人生的日子,這蠻有趣的,而且活著只有一次嘛,等於會很濃縮的在過每個人的人生,這點很吸引人。再來是你用現在所有的理解,去表演這個人,他會被紀錄下來,10 年後、20 年後看,他還是長一樣,慢慢的會覺得好像帶來的不是只有成就感而已。」



温貞菱:「我一開始不太知道表演竟然會帶給很多人勇氣,當發現有些人看了自己的戲劇,得到了些什麼,又剛好那個『什麼』,是有能量、很正向的時候,我就會覺得能夠持續的做這件事情是很幸福的。其實演戲是療癒自己的過程,但沒想到同時也療癒了其他人,最近有一個新的感覺是,假如我沒有演戲的話,我可能不知道人與人之間如何更靠近或是相處,演戲教會了我這些事。」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男女之間有純友誼嗎?郭雪芙:「純友誼還是有界限!」劉以豪:「順著感覺走吧!


温貞菱:「不一定要成為所有人的太陽 ,成為一些人看得見的星星就很滿足。」


許多人認為,演員在詮釋不同角色的過程中,「進入」不是件難事,反倒是「出來」比較困難,有時候需要調適自己的心態,甚至是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角色情緒。對此,兩人恰巧有著相同的見解...


温貞菱:「全然的投入、忘我,去找自己人生的共同經歷賦予等,我想澤哥也是常常完全的進入,不去想怎麼出來,只讓自己與角色為伍,度過每一天。」


邱澤:「我目前好像都沒有角色下不了戲的問題,我會逼自己離開當下的角色,也很剛好的是至今一部戲劇拍攝結束,後面會有其他的角色在等我,所以我必須要趕快進入到下個角色的狀態。像我那時候拍完《誰先愛上他的》,好險後面馬上有接下一個工作,否則其實我自己也很難想像角色停留的狀況。」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這攝影師比 model 正合理嗎?時尚攝影師余惟:「如果沒有內容,妳遲早會被年輕妹取代!」



 與全民男神的合作初體驗是... 

當提到這回首度合作,對於彼此的第一印象為何時,温貞菱先是露出甜笑表示:「合作前就覺得澤哥是全民男神吧!我記得聽化妝師分享過,以前她幫澤哥化妝的時候,只要和澤哥的眼神對到,她就會嬌羞的說:『你這樣子我沒辦法化妝,澤哥你可以看別的地方!』」



邱澤燦笑回應:「第一印象是覺得她的臉好小喔!合作前我也有看温演的《最後的詩句》,那時覺得她的表演很深刻,而且是很放鬆、自然的,然後輪廓好上相。合作後發現我們默契還蠻好的,有一個場景是我們坐在同一張桌子,要去審問一個人,那時我們沒有看到對方,但我們要一起對那個人施壓,所以我們就一人一句去逼,我覺得那段表演彼此處理得很好。現在見到就覺得蠻漂亮的小女生,因為之前認識她都是從小雪這個角色的角度在看,而小雪就是一個比較豪邁的人,有時候在拍攝現場,會不知道她講話是清醒的時候,還是正在進入濟公的狀態。」



温貞菱:「因為我濟公上身的時候都是必閉著眼睛,我要對澤哥、澎哥說一些話,後來配音的時候看到畫面,我覺得自己蠻沒有禮貌的,像是會在他們臉前直接打嗝或吐水,這部分讓我有一點陰影,哈哈,我居然在全民男神面前這樣做!」(邱澤在一旁緩頰,小聲的說:哎呀!那些還好啦!)



温貞菱:「其實剛開始跟澤哥相處在同個空間,我都會感到害羞欸!坦白說以前看他演《小資女孩向前衝》,我才剛開始演戲,那時候就覺得澤哥的表現跟整個表演張力很棒,他之後的作品我也都有看。合作後整個大改觀,因為澤哥很古靈精怪,就是我沒辦法從電視上想像得到的部分。」(邱澤有驚無險的表示:好險你不是說你的年紀還很小...)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長得正就能坐穩巨星寶座?你從沒看過的「韓國碧昂絲」孝琳:「其實我根本沒有自信。」



 其實我們都超怕「鬼」! 

在台灣,這類相關劇本較為新奇罕見,舉凡曾造成轟動的電視劇《通靈少女》亦是。然而面對這樣鮮少遇見的題材,編輯不免好奇,當初為何會選擇接下演出?最具挑戰的部分是什麼?


邱澤:「其實我超怕的,演驚悚片就是我最大的突破吧?!我曾經說過自己不可能接驚悚片,甚至更久前還對我的表演老師郎姐(郎祖筠)表示過,我打死不可能會演這類型的題材,原因沒別的,就是我本能真的害怕。結果她剛剛還打來說:『話不要說得太早啊!戲都要上映了啊!』」話一說完,只見邱澤顯得有些害羞。(或許是因為不小心坦承了自己的弱點?)



邱澤:「不過在和王鼎霖導演深聊完後,產生很大的安全感,我知道他要怎麼拍、想傳遞的理念。再來是我覺得這劇本跟以往我們看到的驚悚片不太一樣,許多驚悚片用聲音、畫面去嚇你,但《第九分局》會讓你了解到透過角色去提問,幫助他們(無形鬼怪),並且看見他們的苦衷,然後再去告訴你其中的原因,這部分是很吸引我的!」


那麼在演出過後,現在是否敢大膽的觀看驚悚片...編輯話還沒說完,反應超快的邱澤秒回答:「不,我現在還是不會看鬼片,或者還是要找其他點來分心,讓自己不害怕!」


温貞菱:「其實我也會怕,膽子很小,但我反而是用一個相反的方式去面對。我會一直看從小到大我看過的無數個恐怖片,像是泰國的鬼影、日本的鬼來電,我很喜歡看鬼片,可是我又很怕,所以我一個人睡覺的時候,我會選擇跟一個人講電話,講到睡著也沒關係,這讓我覺得比較安心。」



温貞菱:「不過演出這類型的題材,倒不會說是巨大的挑戰,只是當我的角色因為濟公師父上身,我很難預設,會不知道發生哪些狀況,在拍攝的時候,確實會時常覺得自己的腦袋很脹、很暈,我也不會記得當下做過什麼事。我不知道如何解釋那樣的感覺,或許有點像是人格分裂,但他也是一個人的神格。會接下這個演出,我覺得一切都是緣分,太巧了,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其實我家有在拜濟公師父,第一次和導演碰面我就給他看濟公師父的玉,他也嚇到了。」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帥不用掛嘴邊,魅力值由自信決定!修杰楷:「勇敢冒險,才有可能踏上不一樣的人生」



 菜鳥警察 vs. 神力警探 

《第九分局》以通靈神探為主軸,由邱澤所飾演的陳家豪掀起故事開端,他從小就擁有陰陽眼,算命甚至表示他有服侍神鬼的天命,無法當警察,但他的夢想卻是想當個打擊犯罪的好警察...邱澤進一步表示:「陳家豪就是一位菜鳥警察,他看得見阿飄,有時候會讓他分不清是人是鬼,不過性格非常正義,想幫助人民,就連那些『一開始是人後來不是人』也是。後來陰錯陽差之下,他進入第九分局,就是一個人世間不存在的秘密單位,協助處理『不屬於』人世間的案件。」



劇中邱澤與温貞菱有多場對手戲,温貞菱所飾演小雪是家豪在第九分局的學姐,她和一般女生不同,是位具備乩童神力的警探,自小因為特殊體質,對陽間的人事物關係相對冷漠。當温貞菱向編輯分享小雪這位相當有挑戰的人物設定時,她若有所思的說:「她看人很輕蔑,因為小雪這角色很討厭人類,所以對人的態度都不是很好,但她關心靈體。」


温貞菱:「在開拍前,我有跟導演進行討論,我覺得蠻有趣的設定是,當小雪平時濟公師父上身的時候,她會喝米酒!米酒頭會用葫蘆裝戴在身上,甚至還會多帶一個類似軍人的扁瓶子,裡面是裝威士忌,這單純是因為小雪有酗酒的習慣,不過這也蘊含著有一段過去是她沒有辦法面對的陰暗面。」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闖蕩香港歌壇 10 年,百變歌姬李幸倪:「粵語歌就是因為夠虐才動聽!」



 關於最困難的一場戲... 

温貞菱:「有次拍一場戲是小雪這個角色『英雄旅程』的最高點,她需要去克服以及面對過去,雖然我已經拍了兩三顆鏡頭了,但我覺得可以再更好,所以就要求導演再一次。當下我自己安靜了一段時間,重新感受現場的呼吸跟等一下的拍攝,那個瞬間我跟所有的工作人員像是融為一體,我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後來導演喊 Action,不到五六秒的時間攝影師就突然說機器故障,要喊卡,畫面停在一個當機的畫面。我們各自詢問了很多攝影師,大家都說從來沒在拍攝時發生這狀況,不過這經歷對我來說不是恐怖靈異,反而是美好的,因為表示我要跟小雪一同跨越最重要的難關。」


 

邱澤:「應該是只穿一條內褲跟一雙襪子就跑到大街上吧!那時要在街上開槍,但阿豪就穿著內褲一直往前跑,然後機器一直拍,當然畫面中街上是沒有人的,但現實是左右兩旁都是人,超尷尬!還有阿豪前面的車禍戲其實也蠻驚險的,有一顆鏡頭是他要去救一個人,車子看到人要煞車,然後阿豪要翻過引擎蓋、跌落車。當然這是需要多方配合才能完成,不論是車手還是鏡頭,所有時機都要抓得剛剛好。」



此時温貞菱似乎回憶起兩人拍攝的場景,突然對著我說:「澤哥在拍攝現場時刻會想怎麼讓戲更好看、使角色更深刻,全心的投入跟執著完美的程度,還有表演的要求,都是令我佩服的。他真的會親自去做到每一個細節,過程中他就是一直有生命危險的狀態。」


温貞菱:「我跟澤哥第一次上武打課,光是在旁邊看著就覺得他很厲害,到我們實際要開拍的時候,看他的一舉一動,我想說他不去拍動作片太可惜了吧!因為是真的很棒,動作完全到位且力道不足以傷害到對方,從螢幕上看力道也是夠的,真的好厲害!正式拍攝我完全忘記是在跟澤哥拍戲,而是小雪與阿豪,很過癮!」



温貞菱如同化身一位小粉絲般,不自覺的流露出崇拜的神情。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體院畢業的邱澤,曾在當兵時受過自由搏擊的訓練,憶起這段往事,他大方的與我們分享:「在體院修了很多球類必修,就連游泳、田項都有,唯一的遺憾就是沒學會一個格鬥技。其實我一直想學,再加上覺得待在訓練營的時間這麼長,可以找點事情做,剛好在當兵單位遇到一位朋友阿丸,他參加過奧運,是國家代表隊,我請他教我打架,從那天起每天練習摸對方的頭、他教我擺姿勢,一開始也是打得亂七八糟。」


邱澤:「我覺得演員是這樣的,當你學會一樣東西,你永遠不會知道哪天會派上用場,所以我有時候覺得這是不學無術,任何事情好像都要會一點,有了概念的話,某一天在表演上一定會用得到。」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最燥男團 C.T.O 大談各自的戀愛主義,仕偉超暖男、「他」竟然有渣男嫌疑?!



 為了演活角色的自我突破 

温貞菱:「最大的突破是羞恥心。我後來配音看畫面真的覺得自己很丟臉,甚至覺得很糟糕,需要向澤哥、澎哥賠罪跟道歉。濟公師父的狀態整個上來的時候,我只是不斷的在想,他閉著眼睛做什麼、會有哪些表情,可能會拿扇子抓癢,會一直打嗝、會噴水,我去感受當下的一切,其實是沒有意識的。」


邱澤:「除了武打戲,我覺得對空氣演戲是蠻有趣的,因為很多畫面是後來才合成的,必須發揮很多想像力才能完成。」


▼邱澤所飾演的菜鳥警察陳家豪在《第九分局》中使用的警查證、手槍、護身符。


更多獨家專訪看這裡 👉 誰說女 Rapper 只能靠身材?備受矚目的饒舌新女力劉柏辛:「我最大的優勢就是平胸!」



後記:

我始終認為,演員是個相當奇幻的「角色」,他要能夠切換自如,在短時間內體會截然不同的人生,同時還得扮演好現實生活中的「自己」。這回專訪,是編輯首度與邱澤、温貞菱一對一近距離交談,不難發現,邱澤就像是一位「完美先生」,儘管訪談的氛圍輕鬆,卻也不見他鬆懈,他與温貞菱的互動,像極了一位成熟穩重的大哥哥守護著妹妹的樣子。

反倒是温貞菱時常笑開懷,甚至得知沒有影音側錄時,還開玩笑的對我們說:「那我就攤在沙發上囉!」幽默且平易近人的模樣,逗得現場工作人員笑聲不斷。「透過《第九分局》這部電影,我希望能夠讓觀眾回首自己的過去,與過去的自己和解,來讓未來的自己堅定。善良是一種選擇,看完這部電影,相信我們都會選擇善良。」這是温貞菱在最後想傳遞給我們的訊息,如果想理解箇中意涵,務必於 8 月 29 日前往戲院一探究竟!


source:甲上娛樂@YouTube


Text _ Allison

Assistant _ Rose

Photograph _ Pango

Design _ 鑾


國片《第九分局》將於 8/29 上映,在那之前,JUKSY 特別邀請到男女主角邱澤與温貞菱來和我們聊聊,只是想不到這回雖然演出靈異片,但兩人私底下居然都超怕鬼!
閱讀全文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